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胡人不能做皇帝嗎?劉淵等人通過這種操作告訴世人:那也未必!

       浩然文史 2020-01-07

      合法性問題一直是政治史研究的核心問題之一,古代中國雖然沒有“合法性”這個概念,但合法性一詞所蘊含的政治思維,貫穿了整個中國古代,古代中國的人們用“正統”來表示對合法性的維護和追求。一個王朝要想長治久安,除了以“武功”維持王朝的統治外,通過“文治”構建王朝的合法性同樣很重要,陸賈對劉邦說:“居馬上得之,寧可以馬上治之乎?”一語道破這一問題的實質。

      一、五德始終說


      五德始終說大概是中國最早關于合法性建構的理論,“五德”指五行中木、火、土、金、水所代表的五種德性;“終始”指“五德”周而復始之循環運轉。五德始終說是戰國末期齊國思想家鄒衍提出來的學說,鄒衍稱王朝的更替受五行運行規律的支配,某一王朝因得到上天授予的五行中一德而興盛,“受命”于天成為天子,但是當這個王朝的德衰微時,便會被下一個重新授命于天的王朝所取代,這一個王朝具有五行排序中的下一個德行,取代的途徑一般是“革命”。

      五德始終示意圖

      所謂的湯武革命,就是指商湯和周武王通過革命取代了之前的夏朝和商朝,得到天命成為天子。中國歷史上,王朝之間的興替構成了一個德行傳遞的系譜,下一個王朝通常會肯定上一個王朝的合法性,只是聲稱這個王朝因為德行不足被上天剝奪了合法性,現在的天命被天授予自己的王朝,這樣一個脈絡竄連下來,構成了一個正統的譜系。在單個王朝接續存在的情況下,這種譜系不會出現什么大問題,但是在多個王朝并存,或者其后的年代,正統問題往往會成為不同王朝之間爭奪的焦點,這其中尤其以五胡十六國時代最為激烈。

      二、劉淵的抉擇


      影視劇中劉淵的劇照

      當匈奴人劉淵率領其部族與西晉直接對抗時,情況并不樂觀,劉淵周圍強敵林立,北邊有拓跋鮮卑,東邊有王浚、司馬騰,南邊是河東的西晉軍隊,西邊則大山橫亙。劉淵的勢力被壓制在太原以南的并州地區,要想與西晉王朝對抗,必須走出這里,但僅僅依靠五部匈奴很難做到這點,當時的匈奴必須海納百川,吸引其它部族的支持,尤其是并州以外漢人的支持,要成功做到這一點,劉淵必須建立一個類似西晉的政權,更要用當時人熟悉的知識框架去論證自己政權的合法性。

      劉淵起兵時的局面

      德運知識是這一時期論證政權合法性的基本知識框架,由于這個時候西晉還在,繼承西晉的正統是不可能的事情,魏晉禪代又為世人所知,繼承曹魏的正統好像也走不通,劉淵將目光放在了遠在曹魏之前的漢朝。匈奴部落中一直流傳有匈奴與漢朝乃舅甥關系的傳說,而且三國時期蜀漢反抗曹魏的歷史,又給了劉淵否定魏晉正統的可能,這樣劉淵便構建了一個承續漢朝的正統譜系,伸張自身合法性的同時,還打擊了西晉的合法性。

      三、劉淵構建正統的內在張力


      劉淵的選擇看似合理,但還是遇到了一個繞不開的難題,他的血統實在難以讓漢地的人民所信服。不僅在當時漢人眼里,就連在異族眼中也有著這樣的心態,以至于產生了某種文化自卑心理,石勒的使者曾對王浚說過:“且自古誠胡人而為名臣者實有之,帝王則未有之也?!?/strong>意思是胡人不能當帝王。劉淵面對這個難題倒是沒有退縮,他采取了一個中國文化中常用的策略,搬出老祖宗來證明自己的合法性,這從諸子百家時代開始就是屢試不爽的話語策略,劉淵認為:“夫帝王豈有常哉?大禹出于西戎,文王生于東夷,顧惟德所授耳?!?/strong>他想用文化來遮掩甚至淡漠種族的差異。

      奴隸皇帝石勒的雕像

      即便如此,劉淵的努力當中也存在著一個難以克服的張力。由于劉淵在起兵的時候稱自己是匈奴貴族,以此來凝聚匈奴別部,這個時候他又聲稱要繼承漢統,把兩種沒有關系的高貴血統強行聯系起來,其中的難度可想而知。雖然劉淵的努力最終失敗了,但他努力的方向則開啟了一種嶄新的政治模式。

      四、劉曜繼承西晉正統


      劉淵族子劉曜繼位后,恰逢西晉滅亡,這給了劉曜很大的便利。西晉還在的時候,劉淵只能通過遮掩種族身份才能打擊西晉的合法性,但也產生了難以克服的張力,這一切隨著西晉的滅亡而暫時消解了。劉曜放棄了對漢朝正統的繼承,甚至于他覺得“漢”的國號并不能很好的幫助他逐鹿中原,劉曜于是把國號改為“趙”,宣稱“趙”繼承晉統。通過改國號為“趙”宣布了晉朝的滅亡,繼承晉統則有助于吸引對晉朝懷有情感的晉人的支持。

      影視劇中劉曜的劇照

      這時候劉曜的敵人變成了昔日的盟友石勒,石勒據有趙地,稱趙王,通過改國號為“趙”也否定石勒的合法性。從劉淵繼承漢朝的正統掩蓋自己的種族,到劉曜恢復種族面貌,宣布繼承晉統,將異族政權納入到魏晉的法統譜系,在當時社會上逐步形成了承認異族獲得統治地位的社會心理,西晉末年石勒等人那種胡人未有王者的社會心態恐怕也一去不復返了。

      北朝重裝騎兵石俑

      石勒消滅劉曜后,并沒有否定劉曜納異族入魏晉正統的路線,劉曜的選擇被五胡十六國時期大多數少數民族政權所繼承。到了慕容鮮卑建立的前燕和氐人建立的前秦時期,雖然前燕與石趙南北對峙數年,但前燕依然在慕容暐的時候承續石趙的水德為木德,理由是“趙有中原,非唯人事,天所命也?!?/strong>與前燕對峙的前秦也在同一時間宣布承襲石趙為木德。

      文史君說:


      中古時期的華夷問題給劉淵和石勒等人建立的胡族政權合法性帶來了危機,劉淵和石勒通過接受漢地傳統的政治話語敘事,逐漸把胡族政權的合法性納入到魏晉的正統序列,使得之前的華夷問題迎來了新的轉機,從此,將胡族政權納入到華夏正統的譜系中,成了既定的事實,北朝的歷史進入了一個明朗化時期。

      參考文獻:

      劉浦江,《正統與華夷》,中華書局2017年版

      羅新,《十六國北朝的五德歷運問題》,《中國史研究》2004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