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張連才——援越抗美的白衣戰士 ? ——記一 三八野戰醫院

       老兵原創之家 2020-11-25
             一、從戰場中走來
      第一三八野戰醫院是有著優良革命傳統的部隊。前身是解放戰爭華東軍區和太行軍區野戰醫療隊合并組成的川北軍區野戰醫院。后改為西南公安醫院。1954年奉命調入蒙自軍分區,改為第68駐軍醫院。
      1958年,為支援鐵道兵第五師修建貴昆鐵路,全院又調入曲靖鐵五師。擔負筑路部隊的衛勤保障任務。
      1961年,為鏟除國民黨殘匪在中緬邊境騷擾,該院又奉命調往思茅(現普洱市)參加中緬邊界作戰任務。任務完成后,于1961年底又返回蒙自,劃歸第13軍建制。1963年,改編為第一三八野戰醫院。1961年,美帝國主義在越南南方發動了“特種戰爭”,又于1964年制造“北部灣”事件,嚴重威脅我國的邊境安全。全院隨第1337師在紅河兩岸進入緊張的戰備訓練之中,隨時聽從祖國的召喚。1965年,為適應東南亞形勢的需要,醫院擴編為300張床位的野戰醫院。分為院部機關,3個野戰醫療所。每個醫療所有100個床位,干部57名,戰士21名,配備1個警衛班,共90人,成為獨立的野戰小醫院。
      二、援越抗美,保家衛國
      1965年起,醫院劃歸新組建的昆明軍區后勤第23分部管轄。
      1966年元月,全院移交給第72醫院收治傷病員,第二、三醫療所分別奔赴越南,執行援越抗美任務。其中:第二醫療所由智院長帶一個工作組,從蒙自出發,經河口口岸進駐越南黃連山下一個山溝開展工作。主要擔負36大隊筑路部隊的醫療保障任務。至19678月換防,第二醫療所奉命回國,駐扎在金平縣繼續執行援越抗美的任務。
      第三醫療所,由楊副院長帶一個工作組,從蒙自出發,經金平縣金水河口岸出國,駐扎在萊州省一個山溝開展工作。主要擔負34大隊筑路部隊的醫療保障任務。至19678月換防回到蒙自,繼續執行援越抗美作戰任務。
      而院部機關和第一醫療所,邊進行戰前準備,邊進行社會主義“四清”教育。隨著國內“文化大革命”的開展,對部隊進行正面教育。
      三、奠邊府的白衣戰士
      1967年元月4日,院部機關和第一醫療所從蒙自出發,經金平縣金水河口岸進入越南。院部機關駐萊州第三醫療所旁開展工作。
      我隨政委耿天順、副院長王忠華組成的工作組,帶領第一醫療所,經過兩天行程,在開出的毛路上,向戰事最緊、條件最差的奠邊府省駐扎。
      最初,選點在離奠邊府30公里的“胡志明小道”旁一個小山坡上駐扎。工作組研究后認為:駐地太過暴露,不利于隱蔽。決定改在工程量大而利于隱蔽的大山溝駐扎,開展戰場救治任務。實踐證明,經過戰爭長期考驗的“三八”式老干部王忠華的決策是英明的。一個月后,原址就被美機炸成一片廢墟。
      奠邊府地處越南西北。氣候炎熱,條件艱苦。頭上有敵機轟炸,地下有毒蛇猛獸、蚊蟲叮咬,還有敵特騷擾……而在原始森林的大山溝里建一所野戰醫院,完全靠醫護人員自己動手。而在醫護人員中,女同志就占三分之一。從修路、平地基、砍竹子、背鋼架、草片上山搭房子、鋪床鋪……不僅保證自己生活,還要完成100個床位傷病員的住宿。任務之艱巨,是難以想象的。大家不叫苦、不叫累,懷著對祖國的忠誠和對敵人的仇恨,始終堅持戰斗在前方。
      邊營建邊開展收治傷病員工作,邊完善醫療設施的建設。
      野戰醫療所除了保障筑路部隊的醫療后勤任務外,更有運輸部隊和高炮部隊的傷員不斷從前線送來。醫護人員不分白天夜晚、日以繼夜地苦戰。
      奠邊府是敵機轟炸北方的重點地區和必經之路。不論白天還是夜晚,經常有敵機空襲。由于作戰的需要,美國把最先進的戰機,包括B52、B57轟炸機,F4、F4C、F5、F105等戰機和威力巨大的“菠蘿彈”“子母彈”“鋼珠彈”等炸彈投向這一地區,彈坑、彈片隨處可見。
      第一醫療所駐地兩次被敵機轟炸。在1967年4月20日,警衛班戰士黃永富在執行任務中,堅守崗位,被炸彈炸傷,經搶救無效,光榮犧牲,時年23歲。這是醫療所犧牲的第一位烈士。
      敵機的狂轟爛炸, 并沒有嚇倒“白衣戰士”。他(她)們迎著艱苦的環境,不怕流血犧牲的大無畏精神,繼續戰斗在援越抗美的前線。
      特別是我高炮630團在如此艱苦的條件下,始終斗志昂揚。他們不顧個人安危與生死,同敵機展開殊死的對抗。特別是1967年9月19日的炮戰,3個炮連歷經早晚兩次決戰。只見陣地上一片火海,戰士們仍然堅持重傷不下火線,頑強奮戰,最終取得擊落敵機17架的輝煌戰績。我方受傷78人,31位戰友血灑異域。其中57位傷員送往第一醫療所。全體人員投入緊張的戰傷救治中。醫護人員不夠,輕傷員照顧重傷員,就日夜守護。無論外科、內科,還是手術室,七天七夜連軸轉:醫生不夠,護士上;血漿不夠,為挽救傷員的生命,醫護人員、警衛后勤人員就抽自己的鮮血……先后輸入7000多毫升。
      經過一周緊張又繁忙的搶救,傷員們都逐步穩定,創造了無一例死亡的奇跡。此舉受到昆明軍區的通令嘉獎。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敵機頻繁轟炸中,我駐地兩次被敵機轟炸。警衛戰士黃永富和女軍醫湯芳琴同志光榮犧牲。這是我院援越抗美不幸犧牲在奠邊府的兩位戰友。
      湯芳琴醫生,原在黃連山第二醫療所。為加強該所的外科力量,她在第二醫療所即將完成任務調防,將與4個兒子團聚之前,于1967年7月初奉命調往奠邊府一所工作。
      她不顧一路風塵、一路疲勞,很快投入傷病員的救治工作中。就在7月21日凌晨,被叛徒打死而犧牲,時年33歲。
      這是我院援越抗美不幸犧牲在奠邊府的兩位戰友。而湯芳琴軍醫則是越戰中犧牲的唯一的女同志。
      第一醫療所于1967年10月底換防回國,駐防河口縣。繼續執行援越抗美的任務。
      四、尾聲
      憶可憶:
      偉大的援越抗美迄今50多年,“彈指一揮間”。
      嘆可嘆:
      黑發變白發,英姿成暮年。
      感可感:
      許多老首長、老戰友駕鶴西去,不在人世;現健在的耿政委已99歲,一所教導員段志明已93歲,我們這些幸存者,縱然青春無悔,都已進入耄耋之年。
      悔不悔:
      假如時光流轉50年,我們依然胸懷壯志,重返戰場,浴血沙場,甚至為與當年的戰友一齊同生共死而高興萬分。
      盼啊、盼啊,這一天終于姍姍來了。
      2013年,清明節剛過,我聯絡20位老戰友和烈士子女,激動地回歸黃花別外香的戰地。先后祭拜了老街省、黃連山省、萊州省和奠邊府的四個烈士陵園,祭奠了182位長眠于此的戰友。僅奠邊府兩個烈士陵園,就安葬了156位英烈。
      雖說天各一方,雖說人冥兩界,經我們苦苦追尋幾十載,算是了卻大家畢生的夙愿。
      援越抗美烈士永垂不朽!
      中越兩國人民友誼萬古長青!                        
      校對:心系遠山 
      校對:心系遠山 作者簡介:張連才,男,現年78歲,山西省高平市人,1957年底入伍,1965年入黨。歷任138野戰醫院(68醫院)衛生員、麻醉士、政治干事、第三醫療所政治教導員、院政治協理員等職。先后于1961年參加中緬邊界勘界作戰;1966年—1967年援越抗美作戰;1975年參加云南沙甸平叛作戰;1979年參加“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的全過程。1983年—1984年參加“兩山”即云南老山、者陰山防御作戰等任務。特別是作為院工作組成員,多次深入到第二第三醫療所檢查指導工作。并親身經歷了第一醫療所在奠邊府戰斗的全過程?;貒罄^續執行援越抗美任務,至1973年。由于帶領本單位完成任務出色,多次受到通令嘉獎表彰。1985年轉業在曲靖煙草企業(如今的云南“紅云紅河”煙草集團),長期從事政工黨務工作,多次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黨務工作者”、“優秀共產黨員”、“優秀復轉干部”等獎勵。于2003年退休。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