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安徽男子28年前搶劫萬元入川娶妻生子,幫警察做好事被認出,落網

       歷來現實 2022-12-09 發表于北京

      便衣民警偶遇做好事的司機師傅

      2022年11月25日,通往四川德陽市羅江區白馬關鎮的一條村道上,一輛載著幾位便衣警察的轎車遇到迎面駛來的一輛面包車,因道路狹窄,頂上牛,誰也通過不了。

      便衣警察禮貌地選擇了倒車,準備騰挪出空間,讓對方先行,在這個過程中車尾不慎陷入路基旁邊松軟的斜坡,一時間怎樣發動都上不來,便不免有些沮喪。

      就在這個時候,面包車司機走出了駕駛室,充滿歉意地點了點頭,開口說到,想幫助便衣警察們一起把車輛抬一下再推上去,遠道而來的便衣警察們也很欣慰,不得不佩服,四川人民的素質果然很高??!

      有一位便衣警察驀地反應了過來,喲,不對啊,這位“高素質”的哥們,看著長相,不正是我們這次前來抓捕的對象嘛!雖然28年過去了,人臉的大致輪廓沒啥大變化,也跟近期調取的某短視頻平臺的嫌疑人照片高度相似,沒錯了,就是他!

      有心學雷鋒做好事的面包車司機看到面前的幾人正在交換眼神,且分散開包圍著湊近自己,好像是明白了什么,低頭像是自嘲一般苦笑了一下。待到便衣警察們公開了執法身份并詢問他姓名,聽到熟悉的鄉音后的他也就順水推舟,平靜地把雙手送了上來:

      “聽你們口音,是從安徽懷遠過來的吧,我就是你們找的陳小平(化名)。28年前的那樁案子,是我做的?!?/p>

      說罷便老老實實蹲下身來,俯首就擒。

      “28年了,這一天終于還是來了??!”

      陳小平向來自家鄉的便衣警察們征求意見,問能不能給自己的妻子打個電話,就說有事回不了家了。獲得同意后,撥通了妻子張玲玲(化名)的電話,告訴她自己要回老家處理點重要的事情后,很快就配合地掛上了電話。

      陳小平到案后,幾乎沒有任何抗拒情緒,就把自己當年所犯案情竹筒倒豆子一般全痛痛快快地交代了。

      雖然案件久遠,案情其實也很簡單,28年前的1994年,年輕的陳小平在老家安徽懷遠曾經持刀搶劫他人,搶得人民幣14000余元,之后就再也沒有露面。

      當地警方對陳小平實施過多次追捕計劃,但均是撲了空,然后只能把陳小平列為網上逃犯,多年來一直沒有放棄對他的追捕,隨著時間一年年過去,老民警退休,新民警頂上,辦案民警換了好幾茬,一直都在翻閱舊案宗,積極尋找有用的新線索。

      陳小平犯案后,隱姓埋名一路輾轉來到了四川德陽,多年來一直低調居住出行,后來認識了一位當地女子,與其結婚生子多年后,仍然不敢張揚。他沒有獲得一份長期正式工作,白天開著妻子名字上牌的小貨車在城市周邊郊區工地打零工,晚上才敢走出家門附近活動一下。

      這28年來,日子雖然表面看起來風平浪靜,但陳小平曉得自己不會總是能享受到這份歲月靜好,他無數次在夢中夢到自己被公安逮住上了手銬,驚醒時往往是一身冷汗,四肢僵硬。

      這樣擔驚受怕的日子久了,他竟然隱隱地有些想早日解脫的念頭,自己所犯的罪不至死,又年代久遠,又沒有犯過新的事兒,早一些歸案,關上幾年,出來后豈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做人了嘛!

      想歸想,但他卻沒有勇氣投案自首,歸根到底,他的心里還是放心不下老婆孩子,放不下這份雖然擔驚受怕但相對自由的生活方式。

      閑來無事時,陳小平也用妻子的手機號注冊了一個短視頻平臺的賬號,偶爾也發一些瑣碎生活片段,排解心緒,輕松一下。甚至有一個視頻,還把自己照片也發布了上去,這張照片也為自己的歸案,埋下了一顆“雷”。

      眼看二十多年已經過去了,陳小平再也忍耐不住對家鄉親人的思念之情,想方設法尋到了父親的聯系方式,歸案前的那段時間,他跟父親已經進行多次聯系,了解親人身體健康狀況,訴說綿綿親情。

      至于會不會因為這些“自我暴露”被警方捕捉到,并因此落網,陳小平不是沒考慮到后果,但他已經顧不得了,聽天由命,正是這幾年來陳小平心態的真實寫照。

      法律是公正的,警方也是認真負責的,當然不會隨著時間轉移而改變,安徽懷遠警方并沒有放棄這些經年陳案。就在今年,安徽警方在對陳小平案的梳理中,結合對陳小平父親的手機通話記錄的整理,發現了端倪,有一個四川德陽的手機號在近期頻繁的出現在陳小平父親的通話記錄中。

      考慮到陳小平家并沒有四川德陽的親戚,也不可能與此地開展什么業務,這個四川德陽的手機號很快被警方鎖定,根據這一重要線索,開始了新一輪的偵查工作。

      很快,警方調取了這個手機號的登記人身份,是四川德陽市羅江區女子張玲玲。經過調查,她的名下有兩部手機,且都注冊了某短視頻平臺,也都在該平臺上發布一些內容,明顯非一人所為,說明了其中一個賬號系另外一人正在使用。

      警方按圖索驥,馬上就獲得了更大的驚喜,這樁陳年舊案破案在望。

      原來在其中一個手機號發布的短視頻內容中,發現了一名男子的清晰照片,體貌特征非常明顯,經過與犯罪嫌疑人舊照片比對,確定了該男子正是當年案件的嫌疑人陳小平。

      此時的陳小平早已改名為“林強”,調查后也驗證了偵查員們的結論,這位“林強”的新身份證顯示其原籍是安徽人,但身份證號碼卻是空號,無法讀取,自然是一張偽造的證件。

      “我很想家”

      由于陳小平到案后極為配合,案件偵破工作十分順利。陳小平也表現得異常鎮靜,也頗有些如釋重負的感覺。

      28年來,陳小平始終覺得早晚會有怎么一天,如今雖然身陷囹圄,但終于已經不再做噩夢了,心態反倒是輕松了許多。

      陳小平對辦案民警經常提到的一句話就是:“我很想家”。

      這28年來,他有了妻子,有了孩子,有了不一樣的另外一種人生,不管它是好是差,他已經早就適應了。

      現在的陳小平,已經被德陽警方移交到安徽警方處理,相信他在整個過程中的配合與坦白,對他的定罪程度會有積極方面的影響,待到判罰出來,陳小平就可以安心地投入積極改造的過程,從此他有理由憧憬著出獄生活的那一份安寧與平靜,也能夠侍奉老人,陪伴妻兒,彌補28年來的缺憾。

      追訴期是多少年?

      陳小平案的情況最幾天被各大官網發布后,陳小平“學雷鋒做好事”、“自投羅網”的“有趣劇情”,引發網友們的追評。

      除了很多評論是在惋惜陳小平的遭遇,感慨他要是早些主動投案自首,大概率會獲得輕判外,也有不少跟帖發出了類似的疑問:“28年了,是不是已經過了追訴期(追訴時效)?”

      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七條中,的確是有關于追訴時效期限的規定,犯罪行為發生后,經過一定的期限便不再追訴,其中法定最高量刑為無期徒刑、死刑的,經過二十年,也就是二十年這個區間是追訴時效期限,如果二十年以后仍然認為必須追訴,必須報請最高人民檢察院核準。

      而陳小平案事發距離抓獲的過程足足已有28年,很明顯是超過了法定最高量刑為無期徒刑乃至死刑的最長“二十年”追訴時效期限的規定,而且陳小平案中陳小平的犯罪行為也明顯夠不上無期或死刑,為什么并不適用最長“二十年”追訴時效期限呢?

      答案其實并不難理解,第八十七條關于追訴時效期限的規定并不適用于陳小平案。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八十八條【追訴期限的延長】條文便是對第八十七條的解釋:
      在人民檢察院、公安機關、國家安全機關立案偵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偵查或者審判的,不受追訴期限的限制。

      簡單說,就是在公檢法立案之后,你這一樁案件就不受追訴時效期限的規定限制了。而陳小平案正是屬于這種情況,本案早已立案、追逃多年,不要說28年,即便是能逃38年、48年也照樣不超追訴時效期限的限制。

      現實中,假如你偷了一只雞,雞的主人沒發現,或者發現了只是罵了兩句,沒報案,公安自然也不會立案,你偷雞的罪名不會超過五年,因此從你偷雞之日起到五年之后,你這樁偷雞案算是過了追訴時效期限了,可以不承擔刑事責任了。但假如你在偷雞之日起到四年十一個月后又忍不住去那家偷了一只雞,你這就屬于“犯罪行為有連續或者繼續狀態”,馬上即將到期的追訴時效期限會自動“續約”、延續五年,逮住你這累犯慣犯,絕不會輕饒。

      類似于這種沒有造成嚴重后果,受害人沒有報案,公檢法機關沒有立案的輕案,才會適用追訴時效期限的規定;罪行特別嚴重民憤較大的案件,過了追訴時效,也一樣可以報請最高檢核準后追訴。

      莫伸手,伸手必被捉。做守法好公民吧,至少天天可以睡安穩覺。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