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嫁給錢”還是“嫁給愛”?這三個女人的選擇,道盡幸福真相

       張德芬空間 2022-12-11 發表于北京


      本期主播丨姝璇
      在名為喜福會的俱樂部里,麻將聲砰砰響,牌桌上坐著的女人們笑聲盈盈,她們既是女兒,也是母親。
      談笑間,三個女人各自有輸有贏的婚姻故事也慢慢拉開帷幕。
      家族的秘密被撕開,每個女人背負著不同的創傷,但卻活出了驚人相似的人生。
      從牽絆、丟失自我,到掙扎,再到找回,宛如上樓梯,一步又一步,異常艱難。
      她們在婚姻里,是怎樣顛覆幾代人重復的命運,完成自我救贖的?我們又能從中獲得什么啟示?

      討好型的女人,壓抑著自我需求
      薇莉,從小就有著很強的下棋天賦。
      但是她卻有著噩夢一般的童年。
      每天被母親逼著下棋,每次只要贏了比賽,總會被母親到處炫耀;
      但是輸了比賽,就要承受母親的冷暴力。
      相比于血脈至親的女兒,她更像是母親的“私有財產”。
      在這種不安全的環境下,渴望得到認可的薇莉,只能扮演乖寶寶。
      習慣討好的孩子,自我是虛假的,她所有的選擇都被母親無形主宰著。
      而她的反叛像火山一樣,靜靜等待著時機爆發。
      這個過程無比艱難。
      每次渴望掙脫母親的掌控,卻總還是滑落到討好之中。
      薇莉在找第一任男友時,隨了母親的喜好,但生下孩子后很快就離了,母親卻覺得錯全在她。
      在之后的十多年里,母女倆不斷重復著這樣的模式。
      內在匱乏的母親,愛總包裹著傷害。
      當“母親”這座大山壓得她喘不過氣來,薇莉明白了與其一味地討好,不如徹底沖破母親的枷鎖......
      二婚,薇莉找了個自己喜歡的美國男友理查,故意婚前同居。
      當著母親的面將理查的衣服,避孕套扔得遍地都是。
      她發誓絕不再受母親的擺弄。
      婚期將至,薇莉陪母親去燙頭發。
      面對母親臉上的“不高興”,她終于忍不住了,壓抑的感受全都噴涌而出。
      “你為何不喜歡理查?”薇莉聲淚俱下。
      看到薇莉落淚,母親堅硬的心也開啟了一道裂縫。
      “你怕我不喜歡他嗎?傻女兒,若我不喜歡他,我會詛咒他得癌癥,我當然喜歡他?!?/span>
      “不是不滿意,只是我希望你能有最好的?!?/span>
      薇莉聽了既高興又委屈,“你的一個眼神,一句話,都可以讓我回到四歲哭著睡去的夜晚。
      因為我無論做什么,都得不到你的歡心?!?/span>
      當薇莉放下內心的對抗,袒露脆弱,母親也為之動容了。
      薇莉等母親表達愛太久了。
      知道真相這一刻,薇莉冰冷的心開始瓦解,母女哭著抱在一起。
      鏡子里映出了兩張和解的笑臉。
      然而,這僅僅是一個女人“活出自我”的開始……

      順從型的女人,在婚姻里丟失自我
      藝術高材生露絲算的上是嫁的最幸福的一個。
      大學時的她無比優秀,富二代泰德為她忤逆母親走入婚姻。
      但偏偏這樣一個高智商的女人,在婚姻里開始上演悲劇……
      婚后沒多久,露絲漸漸喪失了自己的棱角。
      事事以泰德為重,硬是活成了丈夫的“影子”。

      泰德開始感到厭煩,問了好幾次,“我喜歡聽你說自己的意見,我們不應該像現在這樣?!?/span>
      可露絲總茫然地說,“聽不懂你在說些什么?!?/span>
      要么干脆附和,“你一天下來很辛苦的,我沒什么,只是想讓你高興?!?/span>
      當你只會付出,就只能單方面透支自己。而透支自己的后果便是失去吸引力。
      泰德出軌了,露絲選擇挽留,甚至企圖用生孩子來留住婚姻。
      可她似乎一直不愿面對:越是看輕自己,越是加速婚姻的滅亡。
      仍繼續送禮,想讓泰德想起當初的美好。
      七年后,泰德果斷提出離婚,無奈地“控訴”:
      “我希望我的妻子,是大學時那個思維敏捷的你,而不是成為保姆的你?!?/span>
      露絲慌了,一個勁地自責:是不是自己做的不夠好?
      眼看露絲在自我迷失的泥潭里越陷越深,母親決心拽她一把:
      ”你值多少錢?你打算分多少財產?“
      這句話如同當頭棒喝,瞬間點醒了露絲。
      露絲的祖母,當年被地主強暴,為了活命,卑微、討好,看不清自己,直到走上絕路自殺。
      露絲的母親太清楚命運不該永劫輪回地重蹈。
      “不要像自殺的祖母那樣,以為自己的愛比別人的廉價,而忽視了自我人生的價值?!?/span>
      母親的話直戳露絲內心深處,喚醒了她內在的力量。
      她恍然醒悟,離婚這顆種子早在她主動丟棄自我的那一刻就埋下了。
      在自家的庭院里,在丈夫要求她簽字離婚搬出房子時,露絲一改以前的軟弱,眼神異常堅定,用盡力氣喊出自己的宣言:
      “你無權賣掉我的房子、帶走我的女兒,你不能拿走我的任何一部分。我曾經告訴你我的愛無足輕重,你的愛才珍貴,這都是屁話。是你,從來沒有認清過,我到底是誰!”
      當自我被看見,露絲的愛也跟著回歸了,她變得更有吸引力,泰德也重新回到了她身邊。
      很多時候,婚姻里的自我迷失是一種考驗。
      一個人是否擁有勇氣去經受住這些,決定了你能否找回自己。
      而覺醒的那一刻,她愈發堅信:她值得被愛。

      恐懼被拋棄的女人,永遠在受委屈
      李娜與露絲似乎有著相同的問題,認識不到自己的價值。
      她嫁給了自己的上司,一個極度自私的男人。
      給自己開的薪水是李娜的七八倍,卻處處要求她奉行AA制。
      李娜明明不吃冰激凌,卻被丈夫要求平攤。
      丈夫送自己的貓,貓糧的錢卻得李娜出。
      丈夫的挑剔與日俱增,而李娜不敢離婚的恐懼從未停止。
      任由個人邊界被丈夫張牙舞爪地侵犯,卻仍背負著“隱忍”的婚姻觀負重前行。
      就像當年母親一樣,在婚姻里毫無尊嚴。
      她的母親,年輕時愛上了以虐人為樂的男人,當面羞辱她,卻無力反抗。
      最后母親抑郁,淹死了狠毒丈夫的孩子。
      命運仿佛輪回,多年以后,現在的李娜,身上也有了母親的烙?。?/span>
      不敢拒絕,伸張自己的權利,恐懼失去,但卻無力掙脫。
      這種不敢表達自己界限的婚姻,是不少現實的翻版。
      似乎從沒人告訴過你:你是獨立的,有權利拒絕不合理的行為。
      后來母親去看望李娜,看穿了女兒的痛苦,向女兒發出了靈魂拷問:
      “你從不吃冰淇淋,為什么要支付一半費用?你知道在他身上,你想要什么嗎?”
      “尊重和溫柔“,李娜的聲音有些顫抖。
      “那現在告訴他,然后離開這座房子,他沒給你這些之前不要回來,直到他雙手奉上?!?/span>
      “我做不到!”李娜的恐懼油然而生。
      在冰冷的房間里,母親打碎了桌子上的花瓶,預示著李娜的婚姻也是這般不堪。
      “不要害怕沒人愛你,去告訴他,如果沒有尊重,就給老娘滾蛋!”
      又生氣又心疼的母親第一次說了”臟話“,卻也像護犢的母獅子,對她張開了愛的擁抱。
      ”一切平分“是李娜建立自我的方式,但她沒想到,”自我犧牲“又恰恰成了丈夫利用自己的借口。
      破碎的心得以愈合,李娜意識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就像打破搖搖欲墜的花瓶,是時候離開了。
      多年后,喜福會上,李娜的身邊站著另一個英俊,滿眼都是她的男人。
      分離和未知沒有想象中的可怕,戰勝恐懼的李娜,掌握了自己的命運,也贏得了幸福的入場券。

      被喚醒的自我,
      終將改寫婚姻的腳本

      在最后喜福會的晚宴上,每個女人臉上都寫滿了從容。
      三代女人在“尋找自我”這條路上有過不同的困境。
      但幸運的是,在這過程中,所有的女性都沒有懼怕改變。
      學會了看見自己,接納自己的感受,去發現、接近、擁抱自己的真實,從一個“破碎”的個體成長為“完整”的自我。
      著名心理學家榮格曾經說過:母性指向親密,指向融合;父性指向分離,指向規則。
      其實,你和你母親的“關系”,早已為你的命運埋下了伏筆。

      現實中,很多女性因為家庭創傷,或是不敢邁入婚姻,又或是在婚姻里習慣了一味迎合,放棄了自我,讓自己活成了自卑,寄生于他人的丑小鴨。
      但卻忘了,母親和女兒之間除了羈絆,也有彼此內在力量的喚醒。
      親愛的,找一個安靜的地方,重溫關于媽媽的形象,覺知和母親相處中的情緒導火索,回溯是哪一件事讓自己情緒溢滿:
      我需要去滿足她們的期待嗎?
      我是否可以表達對她們的不滿?
      直面內心對母親可能有的抗拒、憤怒和不滿,并把它寫下來,全然接納自己的不滿和痛苦。
      允許自己的情緒去流淌,哪怕是陰暗和消極的情緒。
      待自己準備好了,和母親來一場心平氣和地聊天,訴說內心曾經壓抑的事情。
      同自己和解,這是一種柔韌的力量。
      當你完成第一步和母親的“分離”,你就能更清晰地覺察到:
      你是否把屬于過去對父母的情緒摻雜進來,投射或發泄到對方身上?
      又或者你一直在繼承著母親的婚姻觀。
      在過去和現在的情緒之間設一道防火墻,建立自己愛的體系,用新的愛語去重建新的婚姻模式。
      親愛的,請記得,自我可能會隱藏,但絕不會走丟。
      勇敢地去追求,你也可以成為一只優雅仰著頭的天鵝,進而在婚姻關系里活出真實自我的體驗。
      策劃 | Kiwi
      編輯 | 魚甜
      主播 | 姝璇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