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尋 妻 啟 事(懸賞20萬)

       視覺志 2022-12-11 發表于山東

      2022年還剩下不到一個月。

      跨年的鐘聲一響,對于74歲的退伍老兵王玉明來說,能找回妻子閻寶霞的希望或許就又少了一分。

      圖源:央視《等著我》

      這是一段令無數人心碎和意難平的故事——

      2018年1月,以為老伴不在家的閻寶霞,走出門外去尋找王玉明,誰知這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自此,王玉明踏上了獨自尋妻之路。

      圖源:央視《今夜面孔》

      分離700天,徒步6000公里。

      王玉明渴了就隨便喝一口泉水,天黑了就隨便躺在路邊,忘了自己是個年過7旬的老人。

      可走壞了6雙鞋,貼了20000多張尋人啟事……王玉明依然尋妻無果。

      圖源:梨視頻

      無奈下,他抱著希望求助了央視《等著你》,這個曾幫助無數家庭團聚的節目。

      正當人們以為事情有了轉機,王玉明老人背著半個身子高的軍旅大包,滿懷希望的走向那扇閻寶霞可能會出現的大門。

      門緩緩打開,背后空無一人。

      “閻寶霞呢?”

      那一刻,老人徹底哭成了淚人。

      圖源:央視《等著我》

      臺下的觀眾和屏幕前的大家,也跟著留下了眼淚:“連央視都沒有找到,恐怕很難找回來了?!?/span>

      如今,距離閻寶霞走失已經接近5年。很多人都牽掛著:

      她被找到了嗎?王玉明老人還在繼續尋找嗎?

      微博有不少網友牽掛著老人

      我要找到你

      “只要我不死,我一直找下去。找到我死了,我死在外面就對了?!?/span>

      圖源:央視《等著我》下同

      王玉明至今,仍對當時妻子走失的過程如鯁在喉。

      2018年1月25日傍晚7點,當時王玉明有點累了,便對妻子說自己在衛生間洗臉,洗完準備睡一會。

      誰知患上阿爾茲海默癥的妻子,扭臉就將此忘得一干二凈。沒看到丈夫的她,以為王玉明在外面還沒回家,很擔心便去尋找。

      因為平時老伴有外出上公廁的習慣,王玉明開始也沒有在意??傻攘?0分鐘,她仍然沒有回來。

      心急如焚的王玉明趕忙出去尋找,附近找了個遍,依舊沒有妻子的消息。

      這時,一個鄰居說剛才看到閻寶霞一個人在金徽大道——

      金徽大道,是濟南通往天水的316國道,距離自己家有一公里多遠。

      王玉明趕忙出發坐車向著國道駛去,可一路都不見妻子的蹤跡,開了20公里到了一個收費站,對方說沒見有人來過。

      王玉明馬上折返,一路步行回去,不停喊著妻子的名字。

      到家已經是凌晨4點半,始終找不到妻子的王玉明決心去報案。

      通過警方的監控,王玉明發現妻子確實和自己走的是同一方向。4個小時妻子走了18公里路,走到了一個叫伏家鎮的地方。

      但閻寶霞問一戶人討要了兩個饅頭后,并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向前走去。

      偏偏從此之后,周圍全部都是大山,沒有監控,線索等于從這里就斷了。

      找了許久后連警察也無可奈何,王玉明下定決心憑一己之力繼續尋找。

      他岣嶁瘦削的身體,扛起一個超過自己半個身子的大包,包上掛著妻子的尋人啟事。

      王玉明的行囊里,塞著滿滿400張尋人啟事、10余瓶膠水、妻子的照片,和妻子給自己做的布鞋——

      10年前,妻子給王玉明做了5雙鞋。這1雙棉鞋、4雙單鞋,王玉明將它們當成是妻子的紀念品隨身攜帶。

      整個背包里,屬于王玉明自己的東西,就只有一塊塑料布、一張薄褥子和一塊軍用小被,連干糧都沒有。

      每天無論徒步或者騎自行車,他一直順著國道延伸的方向走去。

      每到有人的地方,他就從背包里拿出自制的撣子,將墻上的灰撣去,然后貼上尋人啟事。

      因為這樣,才能粘得牢,才能增加一分尋回妻子的希望。

      而另一邊,尋人啟事的酬金,也從5萬元一路攀升到了20萬元。

      只要能找回妻子,王玉明甚至愿意賣掉房子。

      “她不在了,房子留著也沒用。如果沒有老伴,生活也沒有意義?!?/span>

      很快兩年過去了,王玉明走過了4萬里,花光了8萬多積蓄,可仍舊一無所獲。

      但王玉明從來不說苦,不說累。他下定了決心,哪怕傾家蕩產也要將妻子找回來。

      哪怕自己是死,也要死在找妻子的路上。

      死也要等你回來

      即便如此,王玉明也沒想過道德綁架別人。

      路人見他可憐,免費給他提供住宿,但王玉明依舊過意不去,執意要付錢。

      飯店老板免費讓他吃飯,還送吃的。

      王玉明感動到淚流滿面,承諾找到妻子,一定會回來報恩。

      飯店老板娘連忙說不用,如果真找到了,她專門去祝賀。

      一路上,王玉明感動了無數人,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自發幫助老人尋妻。

      可也有不少人開始勸老人算了,他們覺得王玉明老人很傻:

      “央視和警察都沒辦法,為什么老人一定這么執著要找到妻子呢?”

      如果知道兩人之間那段堅守的愛情,或許他們會改觀——

      10歲失去父親、17歲失去母親,被迫成為孤兒的王玉明,曾經比誰都羨慕家庭的溫暖。

      母親去世后半年多,王玉明參了軍,去了總后勤部汽車單位,在這里他遇到了來找姐姐的閻寶霞。

      部隊發的絨衣穿兩三年就破了,對于王玉明這種小戰士來說格外費衣服。

      閻寶霞問他有沒有攢下一些部隊發的手套,可以幫他織一件線衣。

      拿到線衣的那一刻,王玉明就懂了這個女孩的心思。

      自己攢的12雙手套根本不夠,這件厚厚的線衣至少有20幾雙手套的量——

      閻寶霞偷偷拆掉了自己姐姐攢的手套,全都加了進來。

      線衣暖和和,心兒滾燙燙。

      所以當閻寶霞的姐姐找上門來,問自己滿不滿意這門親事時,王玉明連口答應,說自己感恩都來不及。

      但下一秒,他也開始擔心,自己是農村來的,復員后肯定還要回農村去,閻寶霞跟著自己肯定是要吃苦的。

      可閻寶霞態度很堅決:

      “我在農村長大的。我不怕吃苦,你走到哪兒我就跟到哪兒?!?/span>

      1969年,他22歲,她17歲。

      兩人站在毛主席像面前,在司務長的見證下,舉行了婚禮。

      “有她了,我就有家了。以前覺得過不去的生活,此刻只覺得心里熱乎乎的?!?/span>

      閻寶霞,給了王玉明一個家,也給了他未來生活的方向。

      眾人拾柴火焰高,為了籌備這場婚禮,戰士們你3毛他5毛,硬給倆人湊出來了十幾元“巨款”。

      買了來2個臉盆、4條毛巾、2塊鏡子和一臉盆的水果糖當作喜糖。

      婚禮上,靦腆的閻寶霞學著跟唱了一首革命歌曲《白毛女》。

      在眾人的掌聲和叫好聲中,王玉明的《三八作風歌》隨后也在暖洋洋的風中飄蕩:

      “紅旗飄飄軍號響,人民戰士歌聲嘹亮……

      三句話要牢記心上,團結、緊張、嚴肅、活潑,八個大字有力量……”

      新生活來臨,意外也接踵而至。為了保家衛國,這一雙愛人被迫分離。

      作為新編部隊的一員,王玉明要待命準備上前線了。他不得不將自己的新婚妻子送回娘家。

      自此這一雙新人,一個遠在河北唐山昌黎縣,一個遠在我國與越南接壤的廣西崇左憑祥市。

      迢遙2645公里,加之王玉明在抗美援越的前線,生死未卜。

      身邊人都開始勸閻寶霞再找一個、改嫁算了??伤蓟亟^了,“死都要等他回來?!?/span>

      一年后,思念丈夫的閻寶霞,揣著給丈夫做的鞋跳上了火車。

      這是她白天勞動,晚上點燈熬油費心做出來的鞋,一針一線都飽含著濃濃的相思。

      輾轉6、7趟,她總算來到了憑祥,可王玉明正在執行任務無法接她。

      幸運的是,閻寶霞遇到了一輛軍車,上前一打聽,竟然真的是王玉明所在部隊的車。

      她上了車,跟著就到了部隊的接待站。

      可這里是前線,容不下兒女情長。

      短短的12天后,閻寶霞又坐上了回家的火車。

      思念妻子的王玉明曾在信中寫道:

      “親愛的寶霞,這些日子你還想我嗎,我很想你。

      但是為了革命工作,我們不能在一起。

      我們相互之間遠隔千山萬水,我們的心是連在一起的?!?/span>

      時間過得很慢,好不容易熬過了一年多,接近王玉明的復員日期,閻寶霞再次懷著思念踏上了前往憑祥的列車。

      她又帶上了一雙自己做的軍鞋,這一次兩人終于在一起住了兩個半月的時間,也是新婚以來兩人在一起時間最長的一次。

      可到了1973年3月5日,王玉明正式復員的日子。閻寶霞又得回娘家去了——

      因為王玉明在父母去世后,家里沒人,也沒有房子。在遙遠的甘肅農村,閻寶霞跟回去也沒地住。

      就這樣,閻寶霞北上,王玉明則帶著240元復員費迫不及待朝著甘肅徽縣走去。

      他要趕緊盤炕、建房子,給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個家。

      生與死,也不能將他們分開

      3個月多后,等到盤的炕慢慢干了,家里也收拾好了。

      王玉明懷著對未來生活的憧憬,給遠在唐山的妻子寫信,期待著她來甘肅。

      閻寶霞終于等到了自己堅守愛情的成果——

      此時她已經懷有身孕,于是挺著大肚子的她坐上了開往甘肅的火車。

      小兩口相逢沒多久,閻寶霞就要生產了??蔀榱松w房子已經花了不少錢,王玉明拿不出錢去醫院,只能在村里找了位接生婆。

      閻寶霞遇上了大出血,產后身體一直也沒恢復,幾乎沒有多少奶水,吃盡了口苦頭,肚子上也留下了一個大疤。

      眼看孩子整日餓得哇哇大哭,因為地處偏遠買不到奶粉。王玉明只能放下妻子一人,每天兩三個小時前往5公里外的姑姑家擠羊奶,回來喂完奶再搟面給妻子吃。

      孤單、孩子吵鬧、身體欠佳……沒想到這一切壓垮了閻寶霞,她患上了精神分裂癥。

      對于這個剛起步的家庭來說,患病無疑是五雷轟頂。沒有工作的王玉明,整天被弄得焦頭爛額,可生活還是要繼續。

      為了讓自己的愛人能活得有尊嚴,他必須扛起養家的重任。于是他將妻子和孩子送回了河北老家,自己則在武裝部的照顧下,去徽縣農機廠的機械廠當起了臨時工。

      每月的工資40余元,他分成兩半,一半匯給妻兒,一半留給自己生活。妻子在岳父岳母的照顧下逐漸好了起來,王玉明終于努力在第二年轉成了正式工。

      一年只有25天的探親假,兩個相隔數千里的愛人,只能靠通信緩解相思。在離別的火車站,哭成淚人的閻寶霞也沒忘寬慰丈夫:

      “你走吧,忙工作去吧,明年回來我們再相見,一年很快、很快就會過去的?!?/span>

      1976年7月23日,王玉明請了探親假久違去河北看望妻兒??蓻]想到,3天后就迎來了唐山大地震。

      晚上他們剛剛躺下不久,起初外面轟隆隆的打雷,睡意上來王玉明就什么都不記得了。

      夢中,有人搖他的手。他以為是豺狼來了,喊他要打狼。

      “地震了,地震了!”哪有什么狼,閻寶霞扯著丈夫的胳膊就往外跑。

      混亂中,房頂的椽子掉了下來,砸傷了閻寶霞,在她大腿上劃出了一條深深的傷痕。

      看著屋外站著的孩子,王玉明這才知道,妻子是專門拼死來救自己的——

      她意識到地震后,帶著孩子從窗戶中爬了出去,發現王玉明沒跟出來,將孩子留在外面自己趕忙進去叫王玉明。

      閻寶霞不只是王玉明的妻子,更是他的救命恩人。

      上過前線的他,知道生命的可貴,更知道危險面前毫不猶豫做出冒死的決定有多難。

      可上天并沒有眷顧這對分隔兩地的愛人。

      在車床上加油時,王玉明的袖子意外纏進了卡盤,他的胳膊因此被擰斷,胸口的肉也被硬生生挖掉了一塊。

      機械廠連忙通知了千里之外的閻寶霞。她帶著兩個孩子,又坐上了前往甘肅的火車。

      看到病床上的王玉明,看到一貧如洗的家里。哪怕困難,但屢次遭遇生死考驗,閻寶霞決心再也不和丈夫分開。

      她說到做到,撐起了這個家,去批發了許多冰棍來賣。第一天,就賣出了100個冰棍,賺了整整2元。

      在那個用分分錢的年代,2元是不小的一筆數目??吹饺绱四芨傻钠拮?,王玉明沒舍得花這筆錢,一直保留到了現在。

      他知道妻子吃過的苦,心疼她跟著自己受了如此多的委屈。

      他要讓孩子們也知道,媽媽為他們這個家做出了多少貢獻。

      閻寶霞心疼自己的兩個孩子,多年來一直省吃儉用。在大兒子蘭州買房時,她一口氣拿出了11萬元,說自己攢錢就是為了孩子們讀書和買房。

      2008年,閻寶霞和王玉明搬進了新房,她開心地哼唱著《十五的月亮十六圓》:

      “生活的道路有苦也有甜,美好的前程走呀走不完,只要像蜂群不偷懶,何愁秋后蜜不甜……”

      日子本該越來越好,誰知意外又發生了。

      閻寶霞做飯時,根本記不住放沒放鹽,就一邊一邊的放,菜咸到無法吃;

      王玉明給閻寶霞買了新衣服,她自己收起來沒穿,卻說王玉明偷走了衣服……

      意識到不對的王玉明帶她去醫院檢查,CT結果是閻寶霞腦萎縮,后來逐漸演化成了阿爾茲海默癥。

      因為自己比妻子歲數大,擔心老去后有天自己走了,妻子無人照料。

      王玉明給妻子買了最高標準的養老保險,計算著將來自己去世后,她可以在兒子的補貼下,請保姆來照顧自己,有尊嚴地活下去。

      誰知,更痛苦的是閻寶霞奶奶卻意外走失,至今依舊音信全無。

      “兩千公里過來,跟著我受苦了,受了那么大的罪。

      給我掙了那么多的錢,干了一輩子活,她走前啥都沒有拿走。

      我走到哪里半夜還拿個被子知道蓋,她什么都沒拿,一點衛生紙都沒拿……

      受大罪了,所以我走那么多路,我一定要把她找到!”

      屢次瀕臨生死,依然愛得如此濃。

      如果不是閻奶奶患病、走失,這原本是個極其動人的愛情故事。

      如今快5年了,閻奶奶還沒有回家, 王玉明老人依然在尋找。

      就像當初,那個先做出決定,選擇堅守兩人愛情的閻寶霞。

      所以,哪怕知道找回妻子的可能性已經甚微,王玉明老人依然沒有停。

      他仍像過去分隔兩地一樣,在尋找的路上給自己的妻子寫信:

      “親愛的寶霞,這兩年你走到哪兒去了,一定受苦了吧。

      我們倆過著牛郎織女生活,我們年輕的時候受折磨。

      現在老了條件也好了, 我說我們永遠在一起不分離,誰知阿爾茨海默癥害死你了。

      你到底到哪兒去了,我欠你的太多了。

      你走到光明處,有好心人報個信,你的男人王玉明接你回家?!?/span>

      一根拐棍、一個軍旅大背包。

      盡管疫情肆虐,條件艱苦,但王玉明老人沒有停下腳步,他繼續信守著那個生死承諾,哪怕死也要在尋妻的路上。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閻寶霞奶奶,你在哪里???我們都在等你回家。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