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嬌夫,新一代男星流量密碼?

       她刊 2022-12-14 發表于山東

      女性的地位,如今在哪里最高?

      答案是“嬌夫文學”里。

      “嬌夫文學”,最近網上新流行的段子寫法。

      乍一聽,這似乎是前陣子大火的“嬌妻文學”的翻版。

      正如嬌妻對應霸道總裁,嬌夫則有個霸道妻子。

      “嬌夫文學”代表,是一個叫@張小蛙呀的博主,平日喜歡分享和老婆的相處之“道”。

      而所謂的“道”,從“嬌夫文學”這幾個字也能窺見一些端倪——

      采用性轉寫法,把男女之間的不平等進行性別對調,塑造出一個臣服于媳婦的“權威”之下的、可憐巴巴的冤種老公形象。

      其中的甜蜜有,反差有,爽感也有。

      嬌夫越是嚶嚶嚶,網友越是哈哈笑。

      這么看,“嬌夫文學”的出現和走紅,似是女性自我意識覺醒的又一個信號。

      但“嬌夫文學”真的是女性地位提高的新范本嗎?

      定睛一看,這還是我們熟悉的那套舊敘事。

      只是這次,糖衣更厚,毒性更強。

      博主@張小蛙呀 的這套敘事,很多人乍看不覺得有什么,越看越上頭。

      甚至讓很多人欲罷不能、連連催更。

      其吸引人的奧義之一,或許在于反差感。

      因為,張小蛙總是一邊在賬號簡介說自己“家庭地位賊高”。

      另一邊卻更新著,每天洗衣做飯、挨老婆打、被迫“交糧”的日常。

      圖源:新浪微博

      張小蛙跟大眾以往認知中的“油瓶倒了都不扶”的喪偶之家的那個“偶”,截然不同。

      家務勞動,他沖在一線。

      做飯、拖地、燒菜都是拿手好戲。

      圖源:新浪微博

      不僅敏銳感知到超市的菜價變動;

      還在“收到心愛的掃帚簸箕”時,“幸福得快要暈過去”。

      圖源:新浪微博

      仿佛廚房是他的戰場,家務是他的勛章。

      日常育兒,他也從不缺位。

      在辦公室喝咖啡,也不忘回憶自己“6點半起床跑步買早飯回家洗澡喊媳婦兒子起床送兒子上學一氣呵成”的豐姿;

      圖源:新浪微博

      給兒子開家長會,他是一眾媽媽中脫穎而出的“獨苗”爸爸。

      圖源:新浪微博

      張小蛙顛覆的,不僅僅是傳統家庭中的育兒家務分工,還有家庭的權力爭鋒中的上下位。

      財務大權不在他手上。

      自己的手機“卡到發不出微博”,也只能等老婆換新手機之后撿剩。

      圖源:新浪微博

      花了1000塊錢也要解釋清楚,否則就是“被老婆一頓胖揍”。

      圖源:新浪微博

      但他還是努力掙錢,只為了給老婆升級護膚品;

      圖源:新浪微博

      色權,也不由他說了算。

      “吃腰子”仿佛催命符咒;掀開了中年男人在現實面前的最后一塊遮羞布。

      他曾追憶青春,被老婆嫌棄;

      圖源:新浪微博

      求助網友,被網友“嘲弄”。

      圖源:新浪微博

      但不知為何,如此力不從心的男人卻還是惹老婆垂涎的“香餑餑”。

      二人故事,近三分之一篇幅是“腰子”拉扯。

      比如,被老婆強制吃腰子。

      圖源:新浪微博

      比如,想要多看一會兒電視,卻收獲老婆“滾進來”霸總發言。

      圖源:新浪微博

      再比如,為了獲得視頻APP會員的使用權,嬌夫不得不“含淚掀開了老婆的被窩”,憑本事掙。

      圖源:新浪微博

      甚至不拿大家當外人,直接公布謎底。

      圖源:新浪微博

      話語權更別提,似乎連家里的空氣都有比他地位高的即視感。

      沒有話語權,但感激涕零的是他;

      圖源:新浪微博

      陪老婆挑選作案工具的是他;

      圖源:新浪微博

      保持赤子之心的“大男孩”,還是他。

      圖源:新浪微博

      回過頭看看張小蛙“家庭地位賊高”的簡介,有點”缺啥補啥“的味道。

      但不少人,愣是從張小蛙“吃得比豬少,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雞早”,還要一天三頓胖揍的日常中咂摸出一絲甜味。

      比如他的自我洗腦,除了挽尊還讓人設多了“奉獻感”光環——

      圖源:新浪微博

      有人看他秀恩愛秀出新思路,有人則是看到了“嬌夫”的喜劇人天賦。

      看他幽默自嘲、消解煩惱,只圖一樂。

      圖源:新浪微博

      總之,“嬌夫文學”火了——

      沒看夠的網友要么蹲更新,要么在全網忙著找代餐。

      還帶火了一波類似小言文的“求書潮”。

      圖源:新浪微博

      嬌夫成為了新的天菜,花名一堆——

      “當代灰太狼”“男德天花板”“男德班校長”。

      似乎,人們從這樣一個“小丈夫”的故事中,看到一種顛覆了傳統婚戀觀的、全新的親密關系敘事。

      但是這樣嗎?

      如果一咂摸就會發現,新的只是表皮。

      不得不說,發明“嬌夫文學”這套敘事的張小蛙的確很聰明。

      一方面是,精準把握了時代的情緒脈搏,利用了大眾對沖破傳統敘事的渴望。

      以往“嬌妻文學”,被大肆嘲笑——

      從經典永流傳的《我老公是公務員》《我是卿》;

      圖源:豆瓣

      將小奶球的《凡爾賽》發揚變味的蒙淇淇;

      圖源:新浪微博

      以及徐徐如月來的《狐貍精》敘事和《妙控鍵盤》風波。

      圖源:新浪微博

      這些經典,被網友裱起來,釘在互聯網的恥辱柱上然后反復鞭尸。

      可以說,將女性的命運嫁接到男性身上的那一套敘事,在簡中互聯網已經失去了市場。

      想逃出“鑒嬌妻”“被鑒嬌妻”的輪回宿命,就急需一種新敘事——

      打破傳統性別氣質的刻板印象,撼動固有的、模式化的親密關系。

      于是“嬌夫文學”以一種處境的極致反轉,橫空出世。

      如同,“女德”代表落后的的束縛,“男德”翻身一變卻成了營銷法門。

      圖源:

      “嬌妻文學”的反面,“嬌夫文學”亦如此。

      用簡單的調轉,打造了一種全新的局面,戳中了大眾的G點。

      聰明的,不僅僅是“嬌夫文學”的新敘事,還有表達——

      “嬌夫文學”用了一種更為巧妙的方式兜售自己的敘事。

      前幾句大男子主義在危險邊緣試探:“做飯不是女人該做的嗎?”

      后一句反轉又消解了冒犯:

      “她把米放進電飯煲,我再簡單做點剁椒魚頭,糖醋排骨,小炒黃牛肉,海帶燉排骨湯,一頓午餐不就有啦?!?/p>

      圖源:新浪微博

      恐懼解除的文字游戲、顯而易見的段子感是笑點來源,也讓受眾的防備降低。

      以及,在“大男子主義”的前半句對比下,又更突出他是一股清流,方便收割好感。

      這一套顯然大獲成功。

      “嬌妻文學”剛唱罷,落得人人喊打的下場;這廂“嬌夫夢”登場收獲了滿堂彩。

      有人躍躍欲試在網上接“含淚掀被窩愛吃羊腰子的小嬌夫一枚”;

      有人不由得感嘆,“真羨慕,讓我男朋友也學學”。

      圖源:新浪微博

      短短幾天,@張小蛙呀 漲粉無數,幾條故事點贊過萬,各個社交平臺都能刷到他的截圖。

      圖源:

      總之,“絕世好男人”的人設,算是塑造成功了。

      不過這些聰明的包裝,并不能掩蓋實質。

      這種敘事,看似實現了親密關系里的權力調轉,但實際上呢?

      通過幾張簡單的聊天記錄截圖,和一家之言的段子,女性是不是權力上位者我們不得而知。女性情緒化、暴力、蠻不講理的形象倒是躍然紙上。

      仔細看就會發現,在張小蛙的故事里——

      看似上位的女性,是一個擁有暴力傾向、會在孩子面前打人的“悍妻”;

      圖源:新浪微博

      也是一個嬌夫怎樣都無法讓她滿意的、情緒化的、沒有道理可言的“作精”。

      無論開導航抑或抄近道,都會被打;

      圖源:新浪微博

      捂嘴保密還是泄露驚喜,老婆都不如意。

      圖源:新浪微博

      而這,在某種程度上,和大眾以往刻板印象里的女性“感性、作、無理取鬧”的特質不謀而合。

      看似把女性捧到了高位,實則往女性身上又潑了一盆污水。

      作為“嬌夫”的張小蛙呢?

      在女性的這些“糟糕”特質的對比之下,張小蛙簡直是一個大度、寵溺又忍耐的三好男人。

      “拌嘴贏了老婆,在想怎么示弱?!?/p>

      圖源:新浪微博

      “就算挨打,老爺們嘿嘿一笑也就過去了?!?/p>

      圖源:新浪微博

      在女性的這些“糟糕”特質的對比之下,張小蛙儼然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大度、寵溺又懂忍耐的三好男人。

      可以說,所謂的“受虐型嬌夫”,虐受沒受不知道,搞人設、吸睛、圈粉倒是有一套。

      但那個由寵愛支撐起來的女人,依然是薛定諤的掌握了親密關系中的主動權。

      而這,是比明明白白散發出舊敘事味道的“嬌妻文學”更讓人不適的地方——

      用新型親密關系的糖衣,包裹一套老舊的內核。

      這種有毒的敘事,營造了一種權力翻轉的假象,又讓真正處在權利下位者的人失去了言說的權利:

      “都這樣了,還不行嗎?”“中國女性地位已經夠高了吧?”

      而這種看似迎來了新的局面,實則并無效果或者換湯不換藥的“偽新型敘事”并不少見。

      比如,我們這兩年我們反復討論的女性凝視、男色消費。

      看上去是將凝視反彈給男性,給男性以“樣貌危機”逼他們卷生卷死。

      但其實底層邏輯依然沒有改變。

      男性凝視下,無論是白瘦幼還是力量型的女性,無一例外會被歸屬到服務方。

      而女性凝視,卻并不會對男性的身體起到這般的效果。

      他們雖然在鏡頭前脫衣露肉、被凝視、被消費、被物化……但男性并不會認為自己處于情色文化中的被支配地位。

      當“女性凝視”不成立,隨之而來的“男色消費”也注定是一個偽命題。

      女性似乎已經可以用人民幣投票,讓男色低頭。買買買是女性地位上升的體現。

      但戴錦華老師的一句話,戳破了男色消費的騙局——

      “我不相信能夠通過展示我們的消費力,自然贖買到社會的整體進步,和女性地位的全面改善?!?/p>

      看似女性用金錢有了更多話語權,實則只是被資本淺顯地討好了。

      圖源:bilibili

      所以,無論是男色消費營造的假象,還是“嬌夫文學”帶來的幻想,它們看似塑造了一種權力翻轉的敘事——

      其實是在不平等的基礎上的畸形發展,并沒有讓女性的地位獲得提升。

      反而,讓身在其中的女性陷入一種難以言說的更大的不平等里。

      但我也懂,“嬌夫文學”能爆火背后的邏輯。

      這套“反轉”,向來吃香。

      早在20年前,悍妻慫夫的搭配就已經獲得市場認證。

      韓國電影《我的野蠻女友》創造了一個顛覆的女性形象。

      全智賢飾演的野蠻女友沒有半分溫柔可言,和男主相處是一言不合就拳打腳踢。

      男主沒有什么“男子氣概”,也并非奶狗,只是一個頹喪的受氣包。

      次年,《河東獅吼》上映,同樣是暴躁妻子和小男人的組合。

      男女主的相遇是“美救英雄”,張柏芝飾演的女主接住從天而降的古天樂。

      成婚之初,男主弱弱地問女主會不會打他,這才引出了張柏芝那段經典的丈夫行為守則。

      最近的熱門韓劇《黑話律師》類似,李鐘碩的角色開頭就被老婆踹下床,被網友戲稱為“我那柔弱不能自理的小嬌夫”。

      這些“悍妻慫夫”的搭配,讓女性難得的體會到了從下位者翻身成為上位者的快感。

      而此前呢?

      女性在“第二性”的位置上,待得實在太久了。

      父權制的兩性關系里,男性始終是絕對的上位者。

      影視劇中,女頻劇霸總嬌妻的套路經久不衰,男頻劇的女性角色鮮少脫離花瓶和蠢材的桎梏。

      現實中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雖然逐漸被摒棄,但家務和育兒仍在綁縛女性的生活、拖拽女性的事業。

      隨父姓隨夫遷的傳統,依然是不言自明的慣性。

      而“嬌夫文學“的爆火邏輯便是如此。

      這是,女性在其中感受到的權力反轉的爽感,卻不過是從一個極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要想不做下位者,就得成為上位者。

      既然弱者會受欺,那就成為強者欺人。

      于是親密關系成了權力的博弈,維持關系的穩定,變成了維護自身地位的穩固。

      也許影視劇需要這種抓馬的情節調動情緒,可現實終究不是演戲。

      兩性角色在調轉之后,未必是舒服的。

      印度電影《他和她的故事》探討了女主外男主內的婚姻模式。

      然而女主看不起成為家庭主婦的朋友,也很難發自內心地尊重愛做家務的丈夫。

      前兩天,文章《成為女性主義者有什么用》刷屏,一位大學老師講述了自己在婚姻中對女性主義的探索和反思。

      圖源:正面連接

      因為女方的收入更高,所以他們達成了女方在外工作、男方全職在家的共識。

      但在實際的生活中,她不知不覺成了“喪偶式育兒”中的“偶”,也情不自禁地苛責丈夫在家務和育兒上的不完美,最后還是讓丈夫重新出去工作。

      圖源:正面連接

      親密關系如果窄化為性別分工的角色對調,即便女性成為了關系的上位者,也解決不了問題的核心——

      家務勞動的價值被否定,育兒的責任被轉嫁,權力結構并沒有得以改變。

      總是有人在犧牲、在讓渡,被迫成為關系中的弱者。

      或許,是我們對兩性關系的設想,從一開始就錯了。

      父權制社會建構了不平等的關系模式,其中男性處在上位,而女性淪為下位者。

      即便男女的角色發生調轉,那也只是讓女性變成了父權制語境下的“男人”。

      女性依然脫離不了由男性打造的話語體系,這又是一種新的束縛。

      女性主義兜兜轉轉,成了改頭換面的“新父權”。

      “只要世界上還存在一部分不得不服從另一部分人的現象,平等就無從談起?!?/strong>

      上野千鶴子在《從零開始的女性主義》里談到:

      “所謂的戀愛和婚姻,就是無論男女都要將彼此納入自己的人生,讓自己進入對方的人生?!?/strong>

      健康的親密關系,分明不應是控制和臣服的權力之爭。

      親密關系的基礎,是兩個獨立的靈魂彼此靠近。

      親密關系的穩固,依仗尊重、理解和信任。

      這才是我們真正想要追求的,脫離了舊敘事的,全新的關系樣本。

      在既有的權力牢籠面前,個人的力量確顯渺小。

      但我們依然能夠在微小的生活中,實踐屬于自己的「一人一殺」——

      既要拒絕成為關系的下位者,也不要進入支配的角色。

      既要反抗傳統的性別分工,也不要留戀強者的特權。

      不要占有,不要掌控,不要征服。

      去溝通,去尊重,去看見。

      沒有強弱,只有你我。 她刊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