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吳三桂被滿門抄斬,次子僥幸逃脫,與陳圓圓隱居,現在后裔超千人

       歷來現實 2022-12-16 發表于北京

      “李所長嗎?告訴您一個好消息,吳三桂后裔和陳圓圓的墓,被我們發現了!”

      2002年7月,吉林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所長李治亭接到一個來自貴州的電話,向他報告了這樣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

      為什么說這消息讓李所長也感到吃驚?因為根據歷史記載,吳三桂的后人都被康熙給斬盡殺絕了,陳圓圓也不知下落。

      如今,他們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吳三桂祖籍南直隸高郵,萬歷四十年(1612年)生于遼西。吳三桂屬于官宦子弟,他的父親吳襄是遼東總兵。

      明朝的遼東大致相當于現在的大軍區,總兵就是軍區司令員。

      作為將門虎子,吳三桂接受了良好的教育,也學會了一身武藝,讓同齡人羨慕不已,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得天獨厚的條件。

      然而好景不長,在吳三桂十九歲那年,即崇禎四年的大凌河之戰中,吳襄臨陣脫逃,導致全軍覆滅,因而被判下獄。

      崇禎脾氣不是一般的火爆,在位十七年撤換了十一個刑部尚書,十四個兵部尚書,誅殺七名總督,殺死十一名巡撫。

      公道說,吳襄沒有被殺,已經是屬于法外開恩了。不過,崇禎沒有殺吳襄倒不是出于大發慈悲,而是迫不得已。因為吳襄的大舅子祖大壽,是遼東前鋒總兵,當時負責鎮守錦州,崇禎不想牽動太多,擾亂軍心。

      這時候的吳三桂已19歲,已經考中武舉,成為一員猛將,開始跟著舅舅和父親南征北戰,在戰場上嶄露頭角。

      崇禎八年時,吳三桂已經是前鋒右營參將,時年23歲。

      四年之后,即崇禎十二年(1639年),27歲的吳三桂榮升為寧遠團練總兵。

      說起團練,人們可能會想到鎮壓太平天國的地方團練。其實明朝的團練跟清朝的團練不一樣,后者是民兵,地方自治武裝;前者是預備役部隊,有固定軍人,屬于正規軍性質。

      明朝的團練是準軍事組織,吳三桂所管轄的士兵,少說有萬人,跟現在一個軍大致相同。由此可見,吳三桂的軍事才華當時已經顯現出來,可堪大任。

      時勢造英雄,在李自成造反和清兵入侵的大環境下,吳三桂的前程的確是大有作為。尤其是當清兵來到山海關,李自成兵臨北京城的時候,崇禎的手里幾乎只有吳三桂一張王牌了。也因此,崇禎十七年(1644年)初,瀕臨滅亡的崇禎把明朝的安危寄托在了這個年僅32歲的年輕人身上,封吳三桂為平西伯。

      說起來明朝的皇帝非常吝嗇,后期極少封大臣爵位。整個萬歷年間,只有李成梁被封為寧遠伯, 是積累了數十年的功勛才得以封爵。

      崇禎時期更舍不得封爵,只是在兵臨城下,皇帝寶座岌岌可危的時候,才想起來急忙封爵。先后封爵的,除了吳三桂,還有左良玉(寧南伯),唐通(定西伯),黃得功(靖南伯)。

      不過直到生死攸關的時候,崇禎還異常吝嗇,封的是三等爵位。

      但是當李自成包圍北京,崇禎下令勤王的時候,吳三桂等新爵爺大都陽奉陰違,拒絕奉詔,只有唐通帶兵前往。之前崇禎的濫殺,讓大臣開始對朝廷失去了信心,從而轉為觀望的態度。

      吳三桂駐扎的寧遠距離山海關100公里,騎兵日行軍50公里,吳三桂率領關寧鐵騎硬是走了13天。

      即使用腳趾頭想想,也知道吳三桂這時候已經對崇禎為法人的朱明公司前景悲觀,想跳槽了。

      去哪家公司?大概率是大清公司。

      有人說,吳三桂最初是想投靠李自成大順公司的,得知李自成親自率軍東征的消息后,還派代表"輕身紿賊",在三河縣迎候李自成,表示恭順之意。

      這種說法有一定道理,但是他們忘了一個人——祖大壽。祖大壽是吳三桂的舅舅,他在此之前就早已投如清軍陣營,已經給吳三桂寫過勸降信。

      李自成帶兵前來的時候,吳三桂怕是早就下定決心投降多爾袞,已經派人給多爾袞寫信求援了。赴清軍求援的使者攜帶多爾袞的復信返回山海關后,吳三桂馬上又致書多爾袞,求其"速整虎旅,直入山海"。

      吳三桂跟李自成接觸,不過是緩兵之計。他之所以降清,主要是追求個人地位的穩固,個人利益的最大化,民族意識淡薄,忘記了自己是大明的臣子。

      有很多事實證明,皇太極和多爾袞對員工極為慷慨,對早期投降大清的漢人十分優待。在此之前,祖大壽、洪承疇、尚可喜、耿精忠、孔有德等人已經先后當了叛徒,他們在多爾袞那里日子非常滋潤。

      在封爵問題上皇太極、順治可是毫不猶豫,出手一封就是“王”,跟崇禎的吝嗇形成鮮明對比,李自成也同樣比不上。

      李自成的頭號功臣劉宗敏,為了建立大順政權出生入死,也不過是封侯而已。

      不光如此,李自成也是個多疑的人,還沒有打下江山、坐上龍椅,就已經大開殺戒,殺了自己的智囊李巖,讓天下人寒心。

      綜合各家老板情況,吳三桂認為,相較于順治和多爾袞的慷慨,李自成過于刻薄,在其手下混,定然沒有前途。

      不過更多的人認為,吳三桂降清是因為陳圓圓。

      據說吳三桂17歲到北京考武舉的時候,邂逅傾國傾城的陳圓圓,對她一見傾心,難以忘懷。吳三桂認真地告訴她,等哥哥我混出名堂了,就來娶你。

      名妓陳圓圓也對英武灑脫的吳三桂一見鐘情,自他走后,茶飯不思,度日如年,望穿秋水,只等吳哥哥來娶她。

      可是等吳三桂成為團練總兵來娶心上人的時候,陳圓圓早已經名花有主,被崇禎皇帝岳父,田妃之父田宏遇看上,據為己有。田宏遇是國丈,還是錦衣衛指揮,權勢熏天,誰能惹得起?

      然而陳圓圓到了田府,對吳三桂依舊難忘,她雖然穿金戴玉,錦衣玉食,但依然整天愁眉緊鎖,悶悶不樂,以淚洗面。田宏遇多方打聽之后才知道,陳圓圓愛慕的是吳三桂,兩人已經海誓山盟、私定終身。

      田宏遇雖然好色,但只是把陳圓圓當玩物,并沒有愛到生死相依的地步。既然是玩物,送人也無所謂,花錢還能買,遂決定忍痛割愛,把陳圓圓送給手握重兵的吳三桂,以期吳氏能幫忙保住自己的身家地位。

      這時候,能征善戰的將領被崇禎殺個差不多了,幸存者屈指可數。而吳三桂父子總兵,樹大根深,是一座邦邦硬的好靠山。田宏遇認為,把美人送給吳三桂,值得!

      但是送人也要講方式,直接送人就未免顯得廉價。

      這天吳三桂在京接受御宴,田宏遇便讓人給吳三桂下了請帖,邀請他去田府赴宴。酒席間田宏遇讓陳圓圓獻舞陪酒,陳圓圓見到吳三桂,百感交集,不由得淚流滿面。

      吳三桂見到心上人,精神恍惚,手中的茶杯掉落地上。

      田宏遇看在眼里,喜在心頭,他當場問吳三桂:“將軍何故失態?”

      吳三桂無法隱瞞只好將實情相告:“這個女子很像我的心上人,所以……”

      田宏遇單刀直入說:“如果將軍喜歡,田某愿意奉獻?!?/p>

      吳三桂一聽喜出望外,當即表示:“如果這樣,末將感激不盡?!本瓦@樣,田宏遇將陳圓圓贈予吳三桂,并選擇良辰吉日令二人完婚。

      正當吳三桂與陳圓圓水乳交融、如膠似漆之時,圣旨到了。原來是清兵入侵寧遠,邊關吃緊,崇禎皇帝急催吳三桂回山海關御敵。吳三桂只好將陳圓圓送往吳府,讓父母關照,自己依依不舍與美人告別。

      再說吳三桂接到勤王的消息來到山海關,崇禎已經上吊,自己該何去何從,吳三桂沒了主意。

      這時候,李自成派人送來重禮,有白銀萬兩、黃金千兩、錦緞千匹,并且還有個委任狀:封吳三桂為侯。

      吳三桂見了來使,心亂如麻,開始激烈思想斗爭:

      降清吧,就是漢奸,肯定會遺臭萬年。歸順李自成,雖說對皇帝不忠,但這時候明朝已亡,說不上背叛。識時務者為俊杰,還是歸降李自成,共御外辱為上策。

      正在這時,吳三桂派往北京的密探回來,一個勁地使眼色。他把探子叫到一邊,詢問北京城里的情況。

      密探說:“吳府被大將劉宗敏抄了!”

      吳三桂說:“這不是個事,我回去后,他們肯定歸還我?!?/p>

      探子說:“還有更壞的消息,老太爺被劉宗敏捆綁起來了!”

      吳三桂說:“這也不是個事,我回去后,他會不放人?”

      探子看著吳三桂,還想說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吳三桂問:“還有什么消息,快說,別吞吞吐吐?!?/p>

      密探猶豫了半天才說出一句話,這一說不要緊,李自成完了。

      探子說出一句改變歷史的話:“大事不好,尊夫人被劉宗敏霸占了!”

      吳三桂一聽,怒目圓睜,咬碎鋼牙,怒發沖冠。

      他抽出寶劍,斬去案角,咆哮著說:“大丈夫不能保一女子,何面目見人耶!不滅那李賊、劉賊,我誓不為人!”吳三桂一不做二不休,立斬來使,不再執行左右逢源政策,給多爾袞寫信投降。

      之后的事我們都知道了,吳三桂認賊作父,引狼入室,很快攻下北京,大順政權土崩瓦解。

      吳三桂當漢奸,也付出了沉重代價,他的父母、兄弟姐妹和其他族人滿門38口全部被李自成處死。

      多年后,在平完西的吳三桂失去利用價值后,康熙兔死狗烹,提出削藩。早就有二心的吳三桂背叛大清,起兵造反,失敗后吳家再次遭劫,滿門抄斬。

      無毒不丈夫,康熙為了斬草除根,永除后患,在全國范圍內追殺吳三桂后人。也因此,一般史學家認為,吳三桂一脈已經斷絕了。

      但百密必有一疏,吳三桂后人并未被斬盡殺絕。

      吳三桂一共有幾個兒子?

      史書記載是長子吳應熊,次子吳應麒,另有幼子數人,這“幼子數人”的下落均無任何記載。長子吳應熊一脈的孫兒,都在吳三桂起兵后或被殺,或兵敗自殺。只留下次子吳應麒,死里逃生。

      據說吳應麒曾經被過繼給吳三桂的哥哥吳三鳳,吳三桂在明朝的遼東當總兵時,娶妻張氏,納妾楊氏。張氏生下吳應熊以后,楊氏在明崇禎九年也生下兒子吳應麒。但楊氏生產的時候染病,不久撒手人寰。

      吳應麒遭到后媽張氏的虐待,吳三桂無奈將吳應麒送到哥哥吳三鳳。

      對此,外人不得而知。

      1678年,吳三桂稱帝后,考慮到長子吳應熊在京城當人質,他將自己的“侄子”,唯一的成年兒子吳應麒被封為大將軍,打算讓他接班。

      可吳應麒卻是個扶不起的阿斗,一點都不爭氣,成為大將軍以后,整日花天酒地,克扣軍餉,拷打下屬,濫殺無辜,無惡不作,弄得大家怨聲載道,眾叛親離。

      吳應麒在駐地岳州人民心中,已經成為邪惡的代名詞,有童謠為證:“太陽出來照西墻,吳應麒心狠賽虎狼;月亮出來照大地,不要吳應麒要康熙?!?/p>

      吳三桂起兵后,得力干將王輔臣沒有率兵響應,還把將造反的消息透露給康熙,也與吳應麒有關。

      有一次王輔臣宴請吳應麒,推杯換盞的時候說:“叫叔叔?!?/p>

      “我是你大爺!”吳應麒三杯酒下肚,口出狂言。

      王輔臣的副將提醒吳應麒,說你是不是喝多了,這么不尊重王將軍。吳應麒冷笑著抽出了刀,砍向那位副將,當時血濺宴席。

      王輔臣轉身罵道:“真一豺狼耳”。

      吳三桂不知就里,還對王輔臣自作多情。后來有人告訴了吳三桂,他對自己的兒子大失所望,把培養對象轉向吳應熊的長子、皇太孫吳世璠,吳應麒只晉封為楚王。

      清康熙十七年(1678年)嘯亂南方的吳三桂一命嗚呼。

      吳應麒帶兵經過岑鞏縣,在那里邂逅了陳圓圓,告訴他自己就是吳三桂的親兒子,讓她保重身體。

      陳圓圓又驚又喜,意味深長地說;大勢已去,當務之急是保存吳家血脈。

      吳應麒心領神會,對陳圓圓說:“母親等我,孩兒去去就來?!?/p>

      告別陳圓圓,吳應麒護送侄子吳世璠(兵敗后自盡)到達昆明,完成任務。他想起了陳圓圓的話,便悄悄離開昆明。

      吳應麒來到岑鞏縣,改名吳啟華,和陳圓圓開始新的生活。結果清軍果然攻破昆明,但是吳應麒、陳圓圓已了無蹤影。

      關于陳圓圓是如何死的,眾說紛紜。

      《觚賸》、《吳逆始末記》陳述說,吳三桂起兵的時候,陳圓圓就病死了。

      《陳圓圓全傳》則傾向于陳圓圓死在康熙十六年(1661)春天,康熙還沒有登基的時候。

      當然,更多人說陳圓圓是在清軍攻打昆明時死的。

      最權威的說法是《平吳錄》,該書記載說陳圓圓是在清兵攻破昆明后,“陳沅及偽后郭氏俱自縊?!?/p>

      《吳三桂陳沅沅》中也有類似說法:

      “清軍攻入昆明,……陳圓圓遙望秋水長天,雙手合十,口誦佛號, 躍入蓮花池?!?/p>

      各種說法都指向陳圓圓最晚在城破之后就死了。

      陳圓圓究竟是否還活著,任何史料都不會有記載。因為當時的滿人一統天下,如果有一人知道,清朝皇帝早就將陳圓圓他們斬殺了。

      文章開頭接到的神秘電話,是誰打來的,為什么要打給吉林社會科學院歷史研究所長李治亭?

      李治亭是清史研究專家,著有《吳三桂大傳》。打電話的人,是貴州黔東南州委宣傳部部長助理廖永倫。

      他說本地區岑鞏縣馬家寨發現了吳三桂后裔,而且連陳圓圓的墓也隱沒于其中。

      依據是什么?一是馬家寨的居民全部都姓吳,二是吳三桂的下屬叫馬寶。

      李治亭放下電話后,立即和其它同行前往馬家寨考察。

      一般而言,中國有很多同姓村民聚居的村子,都是以同姓給村子命名,為何吳氏聚居的寨子不叫吳家寨,反而叫馬家寨呢?

      其實,這是陳圓圓為了隱藏吳姓人所采取的策略,“馬”字也并非隨意取的,而是為了紀念當初幫助他們的馬寶將軍。

      據村民講,當年馬寶將軍為了掩護陳圓圓,主動出來,讓清軍擊殺。

      該村子是清代風格,格局還是一座迷宮,很像八卦陣,沒有文化底蘊,不可能設計出來。吳家的墳塋里,居然有陳圓圓和馬寶的墓。

      馬家寨的所有村民很少人說自己姓馬,大多是吳姓,都說自己的祖先是吳三桂。

      作為知名歷史人物,吳三桂在清后一直被當作叛徒漢奸存在,形象很差,沒有人愿意主動承認祖先是吳三桂。

      比如秦檜死去幾百年后的清朝,有個姓秦的詩人就寫下“我到墳墓愧姓秦”的詩句。如果不是真的吳三桂后人,誰會這樣主動去背這口黑鍋?

      陳圓圓的墓前有一座石碑,上面寫著:“故先妣吳門聶氏之墓位席”,兩側分別刻著:

      “孝男吳啟華、媳婦涂氏立;孝孫男仕杰、仕龍、孫媳楊氏;重孫大經、大純;孝玄孫吳朝達、選、魁、政、璽、 柱、相、儀?!?/p>

      立碑時間為:“皇清雍正六年歲次戊申仲冬月吉日立”。之所以寫聶氏,主要還是為了隱蔽,怕清朝皇帝報復。

      “孝男吳啟華、媳婦涂氏立”,吳啟華指的便是吳應麒,從碑文來看,他與陳圓圓以母子相稱,兩人并無曖昧關系。

      與他名字并列的涂氏,不用說,是他的妻子。

      如今,吳三桂的后裔人丁興旺,在馬家寨已經繁衍到200余戶,人口早已過千。

      當初如果沒有陳圓圓的忍辱負重、吳應麒的看破紅塵、急流勇退,就沒有吳氏血脈的延續。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