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周圍人全陽了只有他未感染!那些“圍而不陽”的人是怎么防護的?

       城北十五里666 2022-12-21 發表于北京
      整個辦公室27個人,堅持到目前沒“陽”的,就剩下陳超一人。于是,“圍而不陽”的他,成了部門里“最后的留守者”。
      像陳超這樣“圍而不陽”的案例,如今其實并不少。成為所謂的“最后的留守者”背后,并不是陳超真有多么走運或百毒不侵,而是他和家人都嚴格做好了最基礎的防疫舉措。

      圖片

      圖片

      那些“圍而不陽”的人
      在北京工作的陳超是從事保險行業的一名經理,這個行業的一個特點就是接觸的人群多且雜。當下,北京的陽性感染情況已經非常普遍,雖說“陽了”不可怕,但終究還是會對社會面產生一定的影響。
      12月17日,陳超一早起來后,發現公司工作群里,最后兩三位“戰友”還是沒能扛過這波高峰,陽了。但公司依舊需要有人值守,于是陳超毫無懸念的成為了那個“最后的留守者”。
      12月19日,當陳超走進空蕩蕩的大辦公室時,拍了張照片,發到工作群里。同事們爭先恐后的接龍發言——寧可回去上班了,這肌肉酸痛和發燒的癥狀,太難受了。
      不少同事在群里@陳超,說他實在是太走運了,堪稱最佳“守門員”。
      比陳超情況更復雜的,是紹興的一名初中教師王悅。從上周開始,他班級里陸續出現陽性學生,加上密接和因為擔心被感染而請假的,到上周四時,班里同學只剩下一半還在堅持上課。她身邊,也有不少同事“染紅”。
      “就目前這種情況,也只能線上教學了?!蓖鯋傉f,其實大家的心態都還不錯,但終歸學校里還得有人,“腹背受敵”之下,她還是回到學校值班。
      值班的這幾天,身邊相繼有同事“倒下”。面對這個狀況,王悅讓最后一個和她一起值班的同事趕緊回家了,因為那位同事的孩子還小,“其實我妹妹也中招了,但我也沒辦法不回家?!?/span>
      相較以上兩位,作為一名杭城的一名醫生,劉強被感染的風險更大,而他也確實處于“圍而不陽”的狀態——每天都會接觸不少陽性病人,家里同是醫生的妻子和兩個孩子以及一位老人,也都被感染了。
      “孩子的癥狀反應相對少一點,大人的癥狀比較明顯。劉強說,他的小女兒目前中班,上周六時測抗原是呈陽性,整個人都發蔫。劉強抱著她大半天后,精神頭就又恢復過來了,第二天測了抗原,也由兩道杠變為一道杠了,“當然,每個個體情況不一樣。我太太就癥狀比較明顯?!?/span>
      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強截至目前都還沒問題,“現在就是扛起給全家做飯的重任?!?/span>

      圖片

      做好基礎防疫工作很有必要。許伊雯 攝
      圖片
      “最后的留守者”背后
      正當大家都在羨慕陳超“太走運”的同時,其實他自己知道,成為“最后的留守者”,走運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更多的問題關鍵,是全家都做好了足夠的防護。
      其實陳超的同事還打趣過:“不是不陽,而是時候未到?!?/strong>
      “確實,我心理準備一直有準備,但做好防護,至少越往后越好?!标惓f,之前他就關注到了鐘南山院士說的“越晚'變陽’癥狀或越輕”這個說法,所以寧可好好做防護,“早得早完事兒的說法,我一開始就覺得不靠譜,也沒什么科學依據,當然是不得最好?!?/span>
      至于防護,陳超的妻子,做的很細致——口罩,是必備的。之前她就從老家那邊買到了一些N95口罩,所以每次陳超出門上班,她一定會要求陳超佩戴N95口罩,背包里塞包便捷的酒精濕紙巾,這紙巾還能讓他在辦公室時,可以用來先擦桌子。
      并且,在家門口過道上,陳超的妻子還放了一大瓶酒精消毒液、一包酒精濕紙巾,陳超進門前,一定要先做一番基本的消殺。進家門后,先直接到陽臺脫下外套等直接洗衣機清洗,然后洗個澡。
      “看上去好像挺繁雜,實際上這些都是以前會分散在各個時間點做的事,當下只是將其完全集中起來了?!?nbsp;這一套流水動作下來,基本上也就半小時多一點。
      也恰是這點時間,延續著陳超截至目前都未有感染的小“紀錄”。
      王悅也是,用她自己的話說,這兩周來,她就把酒精消毒液當護手霜了,只要接觸過一些公共區域的設施,走進辦公室前她就會就擠一點在手上抹勻。
      在家里時,王悅也是等妹妹吃完飯睡覺后,帶好口罩和手套,將妹妹用過或者需要換洗的物品進行消殺,特別是對衛生間,消殺更為嚴格。
      劉強也說,在很多公共區域,現在都會放置一些酒精消毒液一類的消殺用品,在有必要時使用,對于防控病毒確實有實效。
      劉強就更不用提了,作為一名醫生,他對病毒的傳播和消殺都有著非常深刻的認知,但他也坦言,保障徹底的防護之外,確實還是有點運氣成分。
      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傳染病科主任盛吉芳就在接受采訪時說,在個人防護方面,除了及時接種新冠疫苗,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風等,還要注意保暖,新冠病毒也是一種病毒,因此在冷空氣侵襲下,人體呼吸道免疫力下降,更易感染病毒。同時要多喝水,保持鼻黏膜濕潤,這也能有效抵御病毒入侵。

      圖片

      “陽過”返工更得防“二刷”
      除了“圍而不陽”的那些“留守者”,目前,越來越多的感染者已經恢復并重新返回崗位上。而對于這些人來說,如何預防自己被二次感染,是最重要的事情。
      不過,萬一被二次感染也不用害怕,盛吉芳表示,奧密克戎同一毒株很少再次感染,所以短期內是安全的。但盛吉芳表示遇到過感染德爾塔后又感染奧密克戎株的情況,但第二次感染時的癥狀就很輕。
      山東的媒體人鄭楠,在兩周前被確認感染新冠,隨后一周的癥狀持續,讓她終于意識到了自己在此前,太不夠注意自我防護了。
      “我們接觸的人群比較多,難免會受到影響?!编嶉f,她之前其實對于自我防護并沒有特別嚴格,就是想到了就做一些基礎防護,沒想到的話,也不會特意去做,也正是因此,前不久她可能就是在工作過程中,被感染了。
      經過兩周不到的休息,等各種指標都符合上班了——核酸轉陰,體溫恢復正常3天,咳嗽、咽痛癥狀消失,抗原結果也呈陰。
      “身邊還是每天都有同事被確診,有人也會開玩笑說,早得早安心、得過不會再得?!泵慨斅牭竭@樣的話,作為“過來人”的鄭楠總會趕緊站起身跟對方解釋,這種說法不對,不管怎樣都得做好最基本的防護,“我們都是自己的第一責任人,這也關系著身邊人?!?/span>

      圖片

      盛吉芳接受采訪。楊子宸 攝
      盛吉芳也曾就此說過,“早陽早安心”是不可取的,還是要做到盡量延峰、有效削峰、平穩渡峰。不要“一窩蜂”感染,這樣很容易傳染給一些有基礎病的患者年老體弱的人。盡管感染新冠病毒后,在一定時間內會獲得針對該毒株的免疫力,但并不代表不會再次感染。盡量讓自己和身邊人晚感染、少感染才是我們應該做的。
      對此,成都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感染科主任馬蓉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康復者在辦公室中,要佩戴口罩。再次,要注意手衛生,勤洗手,注意咳嗽禮儀,保持一定的社交距離,多開窗通風,每天可以有兩到三次開窗通風,每次半小時左右,這樣可以降低辦公室空氣中的病毒數量。最后,就是增加抵抗力。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喻成波則建議,在防疫上,大家要正確佩戴口罩,這樣能減少90%的感染的機會。N95口罩密閉性更好,比日常醫用口罩會更加有效阻擋病毒。另外,盡量避免去公共場所人群聚集的地方。
      經過此前一遭,鄭楠笑說真是“吃教訓”了,“其實有時候防護還是很簡單的小事,酒精抹手、口罩戴好,都很有效,總之就是千萬別大意了?!?/span>

      (應受訪者要求,上述人物為化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