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我欣賞那些愛恨時可以任其愚昧的人

       我的抗癌日記 2022-12-21 發表于云南

      成年人的世界里,有很多事情,做夢想想也會顯得奢侈。

      拿起手機,看完主要信息之后,第一個動作就是打開朋友圈,是我之前做運營時留下的職業習慣。現在雖然改行了,但是習慣還暫時沒改掉。


      盡管我深知朋友們的“朋友圈”早已淪為了工作的工具,除了廣告還是廣告。為數不多還沒淪陷的,不是偶爾出來冒個泡發點生活的小確幸就是從不說話跟死了沒區別一樣的,但我還是像有強迫癥一樣每天把朋友圈內容都“過一遍”。

      最近,從疫情突然來襲把孩子們放回去上網課,接著又趕上全面放開,孩子們暫時不能回來。我發現,我朋友圈的快樂又回來了。

      孩子五花八門的朋友圈動態,常讓我忍不住笑出聲來:有寒冬里溫暖的早餐,也有窗外賊兮兮的驚喜,有沒來由的爭吵,有甜膩的青澀情話,更有凌晨三點的失眠和各種多愁善感的抱怨······

      當那些稚嫩的恩怨情仇,那些歇斯底里的恨,那些愛毫無保留的愛,那些可以被任何事情沖昏頭腦的幼稚青春被同學們不加修飾地扔進朋友圈。

      我突然發現,我是此刻,多么欣賞那些愛恨是可以任其愚昧的人兒??!

      01
      PART ONE

      我已經長大很多年了,那么簡單,熱烈,又肆無忌憚的情緒,我不僅不敢有很多年了,就見也是很多年不曾見過了。

      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人們對真情流露總是不屑一顧,對情緒百變更是厭惡不已,人們把敏感細膩的心思冠以矯情之名,把簡單純粹的真情看作是無用之物。

      為了適應這個世界,我們歸根結底,是改變了自己。

      開始的時候,我們不敢向別人述說自己的心事,實在壓抑不住了,偶爾還會發一個朋友圈??墒钱斈愕乃盒牧逊潍@得一個“點贊”的時候,我們開始意識到,其實這個世界,很少有人在乎你的真實感受。

      比如老板只需要你會工作,同事只需要你會合作,朋友只需要你在需要的時候在即可等等。

      當然,你對他們的需求,也僅僅是這樣,老板暗示發工資即可,同事不搞事就好,朋友,有時間聚聚,沒時間各自安好。于是,我們漸漸意識到,那些深埋心底的心理活動,也許真的是多余的東西。

      “喜怒哀樂”從來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你快樂也好,傷心也罷,憤怒也好,抱怨也罷,生活的車輪滾滾向前,從不停歇。于是我們開始敷衍式快樂,總是理智地生活,保持從容與冷靜,杜絕一切可能讓自己看起來很愚蠢的情緒。

      不喜歡的要說喜歡,因為你必須接受,而喜歡的也會說不喜歡,因為你喜歡也得不到,只好倔強地保持所謂的體面。

      02
      PART ONE

      我突然開始佩服起那個在我課堂上說“連線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尊重”的調皮學生,欣賞那個告訴我自己不想上網課選只想去去工地搬磚的同學,也不再因為那個同學說“我就是不做作業你來打我呀!”而生氣。

      盡管我知道,很快他們天真就會被現實打敗,他們這份保持自我的執著和堅定,在充滿苦難的生活里,終究堅持不了太久。

      也許注定有那么一天,他們會回頭看,開始自己嘲笑這些看起來“愚昧”的東西,甚至想要清空這段“無知”的時光。而那,將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正因為如此,在他們還有勇氣堅持的時候,在他們的朋友圈還不需要分組,發動態根本不屑去屏蔽誰,想說什么就敢說給全世界聽,想做什么就敢與全世界為敵的時候,我愿再留一點空間給他們做夢。

      畢竟,成年人的世界,很多事情,做夢也會顯得奢侈。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