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這是最偉大的“三角戀”,誰都沒辦法復刻

       視覺志 2022-12-22 發表于山東

      你見過火山爆發嗎?

      滾燙的巖漿沿著山谷順流而下,透紅的火光在空中流竄著涌入大海。

      或是,巨大的蘑菇云升騰而起,火山碎屑涌浪以每小時40-50公里的速度直沖下山。

      這不是什么科幻片的特效,而是真實被記錄下的影像。

      鏡頭后站著的是同一對夫婦——

      莫里斯和卡蒂婭,他們是火山學家。

      莫里斯、卡蒂婭和火山,這是一個愛情故事。

      這個故事以愛開始,以愛結尾。

      “從現在起,人生只會有火山”

      像是命中注定似的,莫里斯和卡蒂婭的前半生寫滿了巧合。

      在法國的一個小鎮阿爾薩斯,莫里斯和卡蒂婭在同一年出生了。

      自此,平行時空的故事開始上演。

      小時候的卡蒂婭因為太叛逆,被關到專門的學校調教。

      直到年幼的她第一次看到埃特納火山爆發的那一刻,她終于安靜下來。

      另一邊,小時候的莫里斯是個好奇星人,恐龍、地球的奧秘,他都想知道。

      直到他七歲那年,來到斯特龍博利火山,一眼淪陷,從此確定了未來的追隨。

      兩人在平行的軌道上邁著相同頻率的步伐,在某一時刻,時空交匯,卡蒂婭和莫里斯遇見彼此,再沒分開。

      1970年,兩人在家鄉舉行了一場小小的婚禮。

      婚后,他們把度蜜月的地方,定在了圣托里尼的火山島。

      他們做了一個決定,不生小孩。

      誓言以火山為證,歲月為名:

      “從現在起,人生只會有火山,火山和火山?!?/span>

      從此,一屋、兩人、三餐、四季,全都關于火山。

      在外界眼里,莫里斯和卡蒂婭是流浪藝人,甚至還有人說他們是怪咖、瘋子。

      只有他們自己知道,他們只是一個在追隨畢生所愛的普通人:

      “我們以地球的律動為生,地球決定我們接下來要去哪里?!?/span>

      穿上特制的銀色防護服,帶上銀色的頭盔,莫里斯和卡蒂婭的探險開始了。

      面前是傾瀉而下的火山,兩個小小的身影歡快地蹦跳著,絲毫不知疲倦和恐懼為何物。

      卡蒂婭撫摸著火山流過的痕跡,溫柔地像是在撫摸戀人的肌膚。

      她輕捧起一塊鳥兒狀的火山石,湊近耳朵,聽它的鳴叫。

      莫里斯像只調皮的海豹,興奮地追著巖漿跑,看著它一點點流入大海。

      累了,兩個銀色的身影就緊緊依偎在火山口的石頭上,一邊欣賞著火山噴發,一邊說說笑笑。

      談論的內容是卡蒂婭想吃的東西,一旁的莫里斯嘲笑她只對吃的感興趣。

      但結束考察后,卻會陪她一起準備好吃的。

      陽光正好的一天,他們在地上鋪上毯子,擺上面包、果醬、意大利香腸,坐下來,一邊曬太陽,一邊撕下一塊面包,蘸著果醬,滿足地吃著。

      興致來了,他們戴著西部牛仔式的帽子,騎馬奔跑在空曠的荒野之上,馬蹄聲、歡呼聲此起彼伏。

      隨著他們的事跡被越來越多的人知曉,他們漸漸從籍籍無名走向了名揚四海,成為全國最厲害的火山學家之一,接受采訪,四處演講。

      每當采訪時,莫里斯在鏡頭前侃侃而談,卡蒂婭都會不自覺地扭頭,把目光轉向身旁的莫里斯,眼底的愛意快要溢出來。

      而當卡蒂婭對著記者激動地揭發莫里斯的“罪狀”時,莫里斯也會微笑地看向她,時不時還幫她補充兩句。

      兩人的視線始終離不開對方,這早已成為了習慣。

      在短暫的一生中,卡蒂婭和莫里斯夢想著和對方、和火山,一起慢慢變老。

      在一片蒼茫的大地之上,兩個渺小的銀色身影置身其中,在磅礴的火山前跳躍起舞。

      他們觀賞著這個星球原始的樣子,享受著宇宙級別的浪漫。

      一場與命運的博弈

      上天饋贈的每一份禮物都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宇宙級別的浪漫,對應的是人類所能付出的最高價——生命。

      研究火山的過程就像是在懸崖邊上行走,處處布滿了陷阱。

      莫里斯曾不小心掉進高溫泥巴中,右腳踝幾乎快被燙熟,皮膚像洋蔥一樣剝落。

      最可怕的是,火山的吞噬是悄無聲息的。

      一旦地面坍塌,頃刻間就會掉進巖漿里,連一滴水花都不會濺起。

      沒有人比火山學家,更清楚火山的摧毀力。

      這一路走來,他們見過太多生死。

      有遠方的哭聲——

      1977年,尼拉貢戈火山在早晨爆發,噴涌出的火山碎屑涌浪以每小時60-70公里的高速沖下山,瞬間吞沒了正打算去趕早市的人們。

      有近處的呼救——

      1980年,圣海倫斯火山大爆發,他們的好友戴維.約翰斯頓在距離火山十公里處,被爆發的爆破力擊中。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他在無線電里留給他們最后一句話:“溫哥華,出事了”。

      研究再多的火山科學都無法讓他們準備好面對這種生靈涂炭的慘象,反而用神話來解釋更為貼切:

      “他們落入惡魔的鍋爐,地獄的入口,被卷入了火山之靈的大戰?!?/span>

      然而,在見過火山的真相后,在一次又一次猶豫過后,莫里斯和卡蒂婭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勇敢。

      他們的熱愛本就是一場與命運的博弈。

      1979年,印度尼西亞一座新生成的火山爆發。

      莫里斯和卡蒂婭在島上搭起一個帳篷,24小時輪流負責監看火山彈。

      火山每三、四分鐘就會有一次劇烈爆炸,隨時都會有火山彈砸過來。

      兩人約定,如果發現火山彈彈射過來,醒著的人就在最后一刻把睡著的人推走。

      面對劇烈的爆發,他們遲疑了:

      是搭船逃離還是更靠近?

      最后,他們決定繼續前進。

      1983年,印度尼西亞的烏納烏納火山爆發。

      莫里斯和卡蒂婭乘著一艘小船逆著人流前行。

      火山摧毀下,厚厚的火山灰覆蓋了整個村莊,一片荒蕪。

      考察結束后,他們準備離開小島。

      背后火山爆炸的轟鳴聲斷斷續續響著,可此時,莫里斯的眼里只有卡蒂婭。

      他不緊不慢地拍著卡蒂婭坐船、乘船、離開的身影,直到島上留下他一個人。

      就在兩人離開后不久,整座小島突然爆炸了,濃濃黑煙徹底將其吞噬。

      卡蒂婭后怕了,那天她在日記中寫道:“我們會在一秒鐘內被烤熟?!?/span>

      1986年,阿拉斯加奧古斯丁火山爆發。

      巨大的噴發釋放出一個龐大的火山碎屑流,火山云內部的溫度達到了1000華氏度以上,伴隨著滾滾黑煙,以高達每小時400英里的速度運動。

      這時,卡蒂婭和莫里斯距離奔涌下來的火山碎屑流僅僅50米。

      這是他們第一次距離灰火山這么近。

      背后是蔓延至天際的火山云,莫里斯帶著紅色的帽子,在鏡頭前平靜地笑著。

      但攝像機搖晃的畫面,暴露了他們的猶豫。

      “就賭吧”,繼續前進。

      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生命就像漂浮在空中的鴻毛一樣,半點不由人。

      火山一次又一次的眷顧,讓莫里斯和卡蒂婭對此深有感觸:

      “我想象著從空中看到我們的奇景,一列滑稽的小小螻蟻爬在巨獸的背上,并且傲慢地說:'我爬到你身上,要好好了解你,了解你千年來隱藏的秘密,好讓科學更進步?!?/span>

      當然,無數次的從虎口逃脫,他們靠得不只是運氣,最關鍵的是默契。

      “莫里斯和卡蒂婭必須完全同步,只要一個差錯,就可能讓兩人付出慘痛代價?!?/span>

      但他們最害怕的事,卻不是死亡。

      莫里斯最害怕的事,是卡蒂婭受傷。

      置身于荒無人煙的火山之中,如果卡蒂婭受傷,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卻什么都做不了。

      卡蒂婭最害怕的事,是找不到莫里斯的身影。

      莫里斯常常走在她前面,但她知道,不論他走到哪里,即使前方是死亡,她也會毫不猶豫地跟上。

      人類最稀缺的品質就是勇敢。

      在火山不可預知的危險下,莫里斯和卡蒂婭,因為對彼此的愛,擁有了無畏。

      “遠離人類才能愛上人類”

      莫里斯和卡蒂婭對火山堅定的熱愛,也曾在某一刻崩塌過。

      1985年10月7日,哥倫比亞的地球學家發布了一則報告。

      報告中明確顯示內華達德魯伊斯山爆發后,有100%的幾率會發生泥石流,將對阿梅洛與周遭城鎮構成絕大威脅。

      卡蒂婭和莫里斯與一伙人同聲呼吁建置警告系統及撤離計劃。

      然而,決策者認為這些計劃成本太高,最重要的,他們根本不相信火山學家。

      一個月后,內華達德魯伊斯山在深夜爆發,泥石流如約到來,侵襲了村莊中熟睡的人們,29000名居民中,超過20000名居民喪生。

      幸存的居民流離失所,厚厚的火山灰覆蓋下,到處都是斷肢、殘臂和頭顱......

      當莫里斯和卡蒂婭看到這幅本可以避免的末日圖景時,他們這輩子第一次質疑自己人生的使命:

      “村莊遭毀,人們遭逢莫大不幸,我們簡直無顏自稱火山學家?!?/span>

      卡蒂婭和莫里斯窮極一生記錄地球的心跳、血流,現在,他們感覺到自己跳動的心碎了。

      他們對人類世界感到徹底的失望。

      莫里斯曾說過:“我難以理解人類,雖說我自己也是人,要是可以吃石頭,我會待在火山上,永遠不下來?!?/span>

      卡蒂婭也曾說過:“我不想再看到平庸之人的世界,我寧愿待在火山口,自顧自地沉思?!?/span>

      可失望、絕望過后,他們還是決定重新愛上人類:

      “只有遠離人類,才能愛上人類?!?/span>

      由此,莫里斯和卡蒂婭對火山單純的熱愛,催生出了新的使命——

      火山不再殺生。

      只要教導人們撤離,就能避免這種災難。

      既然技術報告對那些不懂火山的人來說根本毫無意義,不如就做影片吧,拍下受害者、損壞、危險的影片給政府看,“他們也許會相信我們,我們也許能說服他們?!?/span>

      他們決定去尋找最致命的力量。

      這一次,他們來到了日本云仙岳山。

      翠綠的山谷,朦朧的霧靄,一切都靜悄悄的。

      等得累了,攝影師就躺在地上睡覺。

      災難來臨之前,是沒有征兆的。

      很快,引信燒盡,火山碎屑涌浪朝著他們奔騰而來。

      這一次,火山不再眷顧他們了。

      手表的指針永遠停在了下午4:18分。

      攝像機記錄下了他們最后的身影。

      但至少能讓人獲得些許安慰的是,地上的痕跡顯示,在被火山吞噬的那一刻,莫里斯和卡蒂婭就在彼此身旁。

      有人說,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了時間。

      他們留下的樣本、著作、幾百小時的影片、數千張照片,在全世界傳播開來,引起多地政府的重視。

      皮納圖博火山發生震動時,多虧了他們的教育片,當地政府即刻撤離了五萬八千人,一周后,菲律賓史上留下了最壯觀的火山爆發。

      這個故事的結尾,或許真的就如同莫里斯所說:

      “我、卡蒂婭和火山,這是個愛情故事?!?/span>

      最后,火山愛上了他們,張開雙臂,擁他們入懷。

      回到現實,莫里斯和卡蒂婭轟轟烈烈的愛情本就是少數中的少數。

      大多數人的愛情流淌在平平淡淡的柴米油鹽之中,但在細碎的時光中,我們同樣能窺見生活的真諦。

      轟轟烈烈也好,平平淡淡也好,都是愛情最美的摸樣。

      因為不變的是,面對生活的一切苦樂悲喜,相愛的兩顆心始終能保持從容的篤定。

      只要兩人能有牽手面對未知和困境的勇氣,到最后,都能兌換成并肩看盡世間美景的運氣。

      點個「在看」,春生夏長,秋收冬藏,唯浪漫至死不渝,愿你此生能擁有愛情最美的模樣。

      參考資料:

      1.《火山摯戀》

      2.《內心之火:獻給卡蒂亞和莫里斯·克拉夫特的安魂曲》

      圖片均來源于以上兩部影片。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