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
      分享

      繪畫

       kslztqs 2022-12-25 發表于山東
      2022-12-04 21:39·ARTPLUS

      處決,這個看起來殘酷血腥的場面

      卻成了畫家筆下具有表現力的時刻

      從西方藝術史中反復出現的基督受難畫

      便可知道這一題材的重要地位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

      宗教的影響力逐漸衰弱

      受難畫也逐漸在西方畫壇消失

      時間到了十九世紀

      西方動蕩的社會與政治環境

      讓處決題材進入了畫家視野

      今天我們就來欣賞三幅與此相關的名畫

      看看畫家們都是如何表現這一殘酷時刻

      《處決簡·格蕾夫人》

      The Execution of

      Lady Jane Grey

      法國 保羅·德拉羅什(Paul Delaroche) 《處決簡·格蕾夫人》

      1833年作 英國倫敦國家美術館

      畫面中身著白裙的就是簡·格蕾夫人

      她是英國歷史上首位被廢黜的女王

      僅僅在位33天就被樞密院罷免

      并在1554年2月12日

      慘遭繼任者瑪麗一世處決

      而瑪麗一世也因為血腥和高壓

      的統治手段被后世稱之為血腥瑪麗

      法國畫家保羅·德拉羅什的這幅油畫

      就表現了當時處決簡·格蕾夫人的場面

      畫中卡拉瓦喬式的酒窖光線

      與人物夸張的動作都極具表演性

      使得畫面看上去更像是舞臺劇的一幕

      而不是對真實行刑現場的還原

      而與此相比,另一幅臨刑畫作

      西班牙畫家戈雅創作的

      《1808年5月3日的槍殺》

      就顯得更加的血腥與真實

      《1808年5月3日的槍殺》

      Third of

      May 1808

      西班牙 弗朗西斯科·戈雅(Goya) 《1808年5月3日的槍殺》

      1814年作 西班牙普拉多美術館

      《1808年5月3日的槍殺》是戈雅的代表作

      這幅作品記錄了1808年法國入侵西班牙后

      對于馬德里當地起義軍進行的一場槍殺

      整幅畫面散發著濃重的血腥味

      畫面中行刑隊在右側整齊排列

      他們背對觀眾,與黑暗的夜色融為一體

      這凸顯了行刑士兵的冷酷

      他們端起的槍管則將觀眾視線引向起義者

      起義者們站在畫面的視覺中心

      身著白衣顯得格外亮眼

      地上燈箱的光線照在他們驚恐的臉上

      與黑暗中背對觀眾的行刑隊

      形成強烈的明暗對比與視覺沖擊

      在一側觀看的群眾

      手捂雙眼、身體后傾

      仿佛下一秒子彈就要出膛

      戈雅這種對畫面瞬間感的把握

      讓整幅畫作充滿了震懾人心的張力

      這種張力同時也影響到了另一個畫家

      ——愛德華·馬奈

      1865年,馬奈在西班牙游歷普拉多博物館時

      看到了這幅《1808年5月3日的槍殺》

      畫中的人物構圖給他留下深刻的印像

      成為他日后創作《槍決馬西米連諾》的靈感來源

      《槍決馬西米連諾》

      The Execution

      of Maximilian

      法國 愛德華·馬奈(édouard Manet) 《槍決馬西米連諾》

      1833年作 德國曼海姆美術館

      《槍決馬西米連諾》沿用了戈雅的構圖方式

      畫面記錄了1867年6月19日

      墨西哥皇帝馬西米連諾被槍決的場面

      這件事在當時的歐洲社會引起了轟動

      這位被槍決的皇帝馬西米連諾

      本來是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的成員

      當時拿破侖三世為了遏制

      墨西哥殖民地自治勢力的抬頭

      便扶植這位奧地利皇室去墨西哥做了皇帝

      但此后法國遠征軍在墨西哥遭遇慘敗

      拿破侖三世不得不倉皇撤軍

      這直接導致了馬西米連諾被俘

      并且最終被執行槍決

      馬西米連諾行刑現場照片

      畫面中行刑的士兵背對著我們

      被處決者的面部也模糊不清

      只有行刑官面無表情地給子彈上膛

      人物表情與動作冷靜與克制

      說明了馬奈想要盡量客觀地

      不帶個人情感地呈現這一事件

      這與《處決簡·格蕾夫人》中

      戲劇化的人物形象形成對比

      同時我們可以看到

      馬奈的畫面與行刑現場照片并不一樣

      除了沿用戈雅的構圖之外

      他還在創作初期

      對畫中場景做了仔細的研究與推敲

      畫了多幅素描手稿和油畫作品

      法國 愛德華·馬奈(édouard Manet) 《槍決馬西米連諾》

      1867年作 波士頓美術館

      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可以看到

      馬奈最初構思的畫面背景

      是一片空曠的荒野

      而不是一堵墻面

      法國 愛德華·馬奈(édouard Manet) 《槍決馬西米連諾》

      1867年作 英國國家美術館

      隨著創作過程的推進

      馬奈決定在背景中畫上一堵墻

      并在墻后畫上了圍觀行刑的群眾

      這堵墻不但擋住了畫面空間的縱深

      也將行刑的現場夾在了畫前觀眾

      與墻后圍觀群眾的目光之間

      畫中行刑士兵與被處決者的距離

      也貼近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仿佛行刑者的槍口已經抵到處決者的身上

      法國 愛德華·馬奈 《槍決馬西米連諾》手稿

      1868年作 耶魯大學美術館

      這樣的畫面看起來似乎不合常理

      但卻展現了馬奈獨特的繪畫哲學

      那就是將畫面空間進行壓縮

      從而使畫作看起來更加平面化

      在此,三位畫家分別用不同手法

      表現了這一殘酷時刻

      我們能從中感受到

      保羅·德拉羅什的畫面還保留著古典氣息

      弗朗西斯科·戈雅的繪畫已經趨向于表現

      愛德華·馬奈則開始對平面性進行探索

      這表明在十九世紀的西方畫壇

      不同繪畫風格已經開始萌芽

      同時也預示了日后繪畫發展的多元化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轉藏 分享 獻花(0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免费看 A片网站
        1. <tbody id="h9a4k"><pre id="h9a4k"></pre></tbody>
          <form id="h9a4k"><wbr id="h9a4k"></wbr></form>
          <tbody id="h9a4k"></tbody>